作者:锦鲤财经

Home / 作者:锦鲤财经

魅族独留“黄”亲“国”戚

2019年7月24日 | 未分类 | 没有评论

人心尽失,才是魅族和黄章最大的危机。

 

“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黄章一席话着实惊醒了不少人,原以为他和李楠之间是伯乐与千里马,但到最后才知道也不过是打工仔和老板的故事。

 

李楠感怀,黄章无情。

 

10年前,李楠以笔名 KKK 发表了一篇探讨 iPhone 软件交互的文章《iPhone可有设计哲学》,黄章看后大为赞赏,邀其进入魅族。10年后,这篇文章的评论区至今还保留着“KKK,魅族 J.W 想邀请你加入魅族”的留言,却显得颇为讽刺。

 

互联网圈内向来讲究好聚好散。2017年卢伟冰在金立被边缘化已经接近两年,他带领金立海外事业部从总部剥离出去,成立了新公司诚壹科技。当时,刘立荣出资占股,也算是帮了卢伟冰一把。而李楠在魅族呆了近10年,离开前什么没捞着也就罢了,没曾想还被黄章不顾情面地指责了一番。

 

至此,魅族“三剑客”离场,独留黄家人。

 

黄老板的“自己人”和“外人”

 

2002年,黄章离开了爱琴公司,他曾亲手把这个公司从日薄西山推向新生,最后却不得不选择离开。

 

当时的他多多少少有些遗憾,但更多的可能是兴奋。年底,iMp3闪存论坛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以ID“全能国货”发表的帖子,介绍了一个即将诞生的品牌产品—魅族,黄章的创业之路也由此开始。

 

这是魅族的起点,而这一起点很大程度上要感谢黄章的家里人。

 

据说业内有个段子,对于创办魅族的原始资金,黄章自己都搞不清楚。有时候他告诉别人一共投资了十万,在另外的场合,他又说是投资了六七十万。这和那位澳门有钱大姐夫出资的传闻极为吻合,黄章仅拿了小部分的资金,剩下的大头是由黄家人出钱。

 

 

有了钱,黄章开始招兵买马,白永祥就是这个时候被他盛情力邀、从深圳搬到珠海的。当初,黄章对白永祥说,“老白,工资的事情我来解决,跟着我干吧”,这一干就是十多年。

 

2007年,黄章放弃当时如日中天的MP3业务,全力转型智能手机制造,M8、M9一系列经典机型的推出,既让魅族名声大噪,也吸引了更多人才加入,如杨颜、李楠等人。此时,黄老板功名加身,离职爱琴的事在他面前早已翻了篇,不过,曾经爱琴陷入资金困境,新加坡股东不愿意继续出资解救爱琴的经历,却至今让黄章心有余悸。

 

所以,在牢牢把握了魅族51%的控股股份之后,他想起了帮助自己创业的家人。在他看来,即使以后公司出现危机、引入投资人,威胁到自己的控制权,如果黄家人占据魅族管理层,将会是他背后永久的助力。

 

据天眼查公开的信息,魅族科技12名董事中,除黄和仁的亲属身份无法确认外,总经理黄柏涛是黄章的表弟,董事黄质潘是黄章的亲弟弟,在魅族2017年底最新的架构调整中,负责关键的供应链中心。另外黄章的亲姐姐黄小琴在魅族担任商务部副总裁。

 

而且魅族的股东百业投资、瑞科投资、启亚投资等,均有黄家人的身影,如黄小琴,控制了百业投资88.75%的股份。

 

相比黄家人,白永祥、李楠等人看似被退居二线的黄章全身心信任,实则不然。2014年,黄章复出,释放出放权、引入投资的信号,白永祥感慨万千。他坦言,“虽然我们过去并不愿意承认,但是魅族原先或多或少有家族公司的性质”。

 

次年,白永祥和李楠进入了魅族的董事会,只是这距白永祥加入魅族已经过去了近13年。更可惜的是,这场去家族化革命终究没能进行下去,其中或许是黄章难舍的情义。

 

魅族苦黄家人久矣?

 

2013年年底,魅族管理层大面积离职,仅UI部门就有十位以上的骨干离职,软件部门仅一个星期左右人就走光了。白永祥、李楠等人过年时连夜赶到黄章的家,请他出山。几人费尽口舌后,黄章还是那句话,“只要能做一款好产品,困难不就都解决了吗”?

 

我们无法知道黄章那年春节到底是如何想通的,但14年初九他回到魅族办公室,随即为魅族和自己制定了三大战略:引进投资,拆分股权;放弃“小而美”,实行机海战术;自己将要全身心地对付小米。最高兴的莫过于魅族员工,因为公司终于破天荒地决定要实行期权激励计划,且高管之外的员工也有机会获得期权。

 

当时,外界一致认为这是魅族从家族式管理走向更成熟企业的契机。但是,现在看来,黄章的去家族化革命及去公司个人化色彩的努力,似乎从未成功,最大的原因自然就是黄章本人。

 

据魅族内部人员透露,因为证监会对拟上市公司股东数量的硬性规定限制,加上魅族上市前景的不明朗,魅族与员工的期权激励协议几经变动,最后股权变成了“收益权”。且由黄氏家族代持,另外还附加一条“解释权归魅族所有”,令许多在职和离职员工心生不满。

 

这也令外界生疑,黄章的去家族化是否只是一句空话。2015年引入阿里的投资后,黄章依然保持着51%的股份,而在阿里之后,黄小琴还是第三大股东。更关键的是,黄家人仍继续把持魅族内部财务、物流、行政、后勤等关键职位。

 

2016年,黄章又进入隐退状态,他以为在经过去年的销量猛增后,魅族已从危机中逃离。但时任魅族科技总裁的白永祥感觉到魅族出了问题,并请咨询公司来魅族做调研。咨询公司的反馈是:“魅族的高层管理者能力各有所长、又各有不足,缺乏真正的领导者。而且,魅族不同职能部门之间,相互配合的程度不高,感觉不像一家人。”

 

黄家人和非黄家人,自然是不像一家人。

 

黄家人身居要职,他们若德才兼备,自然是黄章的利器,但相反,则使魅族内部怨声载道。品玩曾透露:2016年,魅族其实还是有能力把销量做到3、4 千万台的,“只不过当时黄家人刚从郭万喜手中接管了供应链,出了乱子”。也正是这个时候,魅族手机小毛病层出不穷,有人认为“魅族产品的品质出现了明显的滑坡,跟黄家人掌管供应链不无关系”。

 

 

而今,魅族三剑客一一离开,公司的家族化管理再次被搬上台面,在魅族社区里,不少人把炮火对准了黄家人。

 

从归来英雄到无情老板

 

李楠离开前,很多魅友把黄章的快人快语当做领导者的率直,而李楠离职,他们开始怀疑自己过去的认知。在魅族社区里,不少人开始对黄章心生埋怨,认为他连曾经的伙伴都不尊重,还会看重我们这些用户吗?

 

人心尽失,才是魅族和黄章最大的危机。

 

2018年魅族进行了几次比较大的裁员,至今,裁员计划依然在小规模地继续。从最巅峰时期的约4000人,魅族到现在整个公司也就剩下1000多人。而从裁员中逃离的人也不见得多满意,据《中国企业家》了解,有的部门被裁掉部分人,剩下的人承担了更多的工作,但是薪水并没有达到理想水平,基层员工的年终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除裁员外,连接不断的高管离职也使得魅族人心涣散。尤其是这次李楠离开,罗永浩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早该离开了”,前魅族商务拓展经理裴帆迪,则发博力挺李楠、炮轰黄章。局外人为李楠庆幸,魅友们则寒心黄章的绝情,这两种态度似乎更加落实了对黄章用人能力的质疑。

 

公司之外,魅友对黄章的信仰也在受冲击。如果说,黄章专注产品的极客精神,曾经支撑起魅友对魅族的信赖及热爱,那如今他的专注导致其不通世事、疏于管理,给公司带来危机,神话也就幻灭了。

 

而这与黄章过于信任黄家人不无关系。如果没有黄家人对魅族的把控,黄章很难安心地当个甩手掌柜,两次三番隐退和复出,由此也不见得会使魅族错过2015年后最佳的冲锋时机;如果黄家人的职权相对下放,魅族台前的高管,可发挥的空间或许会更大,也不至于最后流失的人才越来越多。

 

当然,归根结底,这都是黄章的选择。

 

雷军与黄章相识时,曾对黄章建议说,魅族有位高管在软件硬件上都很强,但一分钱股份没有,很容易被别人挖走。但黄章拒绝了该提议,说“他被挖走了,我自己能干”。多少年过去了,黄章逐一“遣散”曾经并肩作战的伙伴,他还是那个认为做好一款产品就能解决一切困难的黄章。

 

所以,黄章本人有极其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这似乎也决定了他更倾向于信任亲人的心理。

 

黄章说,“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做大股东,太累”,也许曾经有选择,但黄章放弃了,现在或许已经别无选择。

 

锦鲤财经,专业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END-




本文由锦鲤财经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