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子橙

Home / 作者:子橙

硬件制造企业的利润率往往远不如平台型互联网公司

AV网7月25日消息(编辑:黄尘)  日前,《财富》杂志公布了新的世界500强榜单,此次名单上共有129家中国企业上榜。其中,华为的排名从72名提升至61名,阿里巴巴与腾讯分列第182位与237位。不过,华为的利润却不如阿里巴巴和腾讯。

据悉,2018年,华为收入为1090亿美元,阿里巴巴与腾讯的收入分别为561亿美元和472.7亿美元。在利润方面,2018年,华为利润为89.5亿美元,阿里巴巴与腾讯的利润分别为130.9亿美元和119亿美元。

财富中文网指出,硬件制造企业的利润率往往远不如平台型互联网公司,华为利润率不及腾讯一半。就利润率而言,华为利润率为8%,阿里巴巴利润率为23%,腾讯利润率则为25%。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华为投入的研发占全年总收入的14%。根据数据,华为公司2018年从事研发的人员有8万余人,约占总人数的45%。据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全球研发投入超过千亿元的四家企业分别为:三星、华为、谷歌和大众。

另外,近日在荣耀荣耀9X系列新品发布会结束后,荣耀总裁赵明接受采访时表示,荣耀手机海外销量已重回5月16日前水平。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当前的智能硬件领域,产品和生态息息相关

AV网(编辑:黄尘)  随着大屏手机和iPad等移动智能终端的冲击,电视行业曾一度被视为“夕阳产业”。由于近年来OTT互联网电视的发展,电视行业似乎重新焕发了生机。一方面,TCL、创维、海信等传统彩电厂商积极拥抱互联网;另一方面,乐视、小米、微鲸、风行、暴风、PPTV等互联网跨界玩家纷纷涌入……大浪淘沙,激烈的厮杀过后,新进的跨界玩家中仅小米成功跻身国内电视出货量榜单前五,并在2018年登上出货量的榜首。
这个行业仍不乏搅局者,7月15日,荣耀在京举办新品类沟通会,宣布推出“智慧屏”新品。由于产品要等到8月份才正式发布,荣耀“智慧屏”的具体功能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在荣耀总裁赵明的定义里,“智慧屏”不仅是家庭影音娱乐中心,更是信息共享中心、控制管理中心和多设备交互中心。
当然,华为进入电视行业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由于电信业务增长乏力,需要终端业务承担更多的增长责任。在2018年至今中国手机市场整体销量下滑的大环境下,华为消费者业务除了继续寻求智能手机终端业务的增长外,也亟需寻找其他增长点。
电视正是华为看中的增长点,据悉,华为的目标是年出货量一千万台,成为行业第一。不过短期来看,华为要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


智慧屏是电视的未来吗?
目前来看,电视的普及率、智能化程度与水平都是家电品类中最好的,但电视是否真的能靠智能化打好翻身仗尚未可知。虽然现在荣耀对于智慧屏的具体描述并不多,只有一个概括性的说法,但业界对于荣耀智慧屏的质疑声不绝于耳。
实际上,之前包括余承东和赵明在内的华为高管都极力强调不做传统电视,从今年三月的AWE 2019后,华为内部甚至不再管它叫电视,而是使用“AI音箱”“智慧大屏”“荣耀Vision”之类的提法来代替。
从智能电视到智慧大屏,华为荣耀只是造了一个新概念,从现有公开的信息来看,并没有实现品类的创新。智慧大屏背后的团队都是从传统彩电企业挖过去的技术人员,用的还是光星和京东方的显示面板。所以,从产品定义上看,它空有概念,却毫无颠覆。
尽管华为一直极力撇清与传统电视的关系,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看到了大屏的市场空间以及传统彩电企业的乏力。对于用户来说,现在要的既不是智能电视,也不是智慧屏,而是智慧生活。从这个角度来看,荣耀智慧屏的本质,还是硬件思维,不是用户思维。所以,为了在产品上市前有更多舆论炒作的空间,他们自然不愿意发布更多的信息。


目前来说,电视行业本身前景并不乐观。根据群智咨询的调研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电视出货量为2.398亿台,同比增长4.3%。2018年上半年由于世界杯带动,全球电视出货量大幅增长8.1%,但从三季度开始增幅收窄为3.8%,四季度更是仅增长0.6%。
但国内电视市场竞争早已白热化、行业集中度较低。奥维云网的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彩电市场的零售均价下跌了9%至3121元,均价下跌的背后是各厂商激烈的价格厮杀。此外,奥维云网的数据还显示,中国彩电TOP5品牌市场份额在2012年曾高达74%,此后逐年下降,2018年排名前五的电视品牌市场份额仅为59%。而且从2018-2019年5月的最新数据来看,国内电视品牌第一梯队没有任何一个能达到20%的市占率。
而国内的数据也并不好看,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在今年电商“618”促销期间,国内彩电销售额为55亿元,同比下降12.8%。奥维云网预计,2019年全年国内彩电市场零售量4696万台,将同比下降1.6%。所以从销量数据来看,华为要达到1000万台的目标,需要达到20%以上的国内市场份额才能达到目标。

内容生态搭建非一日之功
中国电视业历经几十年发展,已经进入下半场,而互联网智能电视则是下半场的绝对主角。现在几乎所有主流品牌的电视都已转型成为智能电视,但是单纯靠同质化的硬件吸引用户越来越困难。在智能电视难获用户芳心的今天,内容生态日渐凸显其重要性。
一直以来,硬件获利是彩电企业盈利的主要方式。互联网电视品牌出现后,对纯硬件的获利模式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而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上有液晶面板价格一路暴涨,彩电企业的利润空间严重不足,不少靠纯硬件获利的彩电品牌面临亏损甚至倒闭的窘境。
因此,彩电企业纷纷开始寻找新的出路,“内容资源”成为了彩电品牌的抢夺热门。
事实上,在互联网电视品牌进军彩电业之后,推出了会员收费、游戏购买费以及电视购物产品的费用等,“内容变现”、“广告变现”成为了彩电企业重要的盈利方式。在这方面小米和乐视早有尝试。
据奥维云网(AVC)最新的月度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1-4月中国彩电线下市场智能电视渗透率已达95.2%。从网络零售市场的数据分析,2018年市场份额最高的是小米,占13.9%。


小米的打法是从软硬件结合的智能手机出发,通过引入多家合作伙伴,将内容版权注入小米平台,从而吸引大量内容提供方进入,打造内容联盟,继而进行内容变现。早在2015年,小米就已经构建了由爱奇艺、优酷土豆、华策等平台共同组成的内容联盟。加上其硬件产品的高性价比,头部的优势逐渐凸显,慢慢在智能电视领域一骑绝尘。 
乐视是小米的前辈,其所开创的互联网电视模式,率先将核心关注点从产品转向了用户。它采取“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生态玩法,以硬件零利润甚至负利润为卖点,用低价打开市场,通过互联网内容和服务来实现后期变现。 
据悉,在内容上,乐视体育购买了17类体育项目的转播权、121项顶级比赛版权,4000场赛事直播权。不惜通过采购、自制多管齐下,配合以多维度的会员和线下服务粘住用户,再向其销售硬件产品。
在传统电视的硬件销售利润率已经低到2%的关口,乐视为行业带来了会员服务这一新的盈利点,并在之后不断拓展出游戏、音乐、体育、教育、资讯等新的服务内容。


但是不得不提的是,“内容变现”门槛并不低。因为其必须包含两大基础要素,一个是内容资源要足够丰富和优质,另一个是要有大量的用户基础,二者缺一不可。
从内容资源上来看,目前的影视剧资源基本被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所垄断,体育内容资源则大部分归于PPTV。而且,这几大视频网站还在大力打造自制剧,抢占IP。因此,各大彩电企业纷纷与各视频巨头合作,接入内容资源。
而在用户基础方面,“内容付费”习惯已成。小米、酷开等互联网电视品牌已经拥有了大量用户群体。据悉,小米电视、小米盒子的月活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2070万,同比增长55.1%。酷开系统拥有的激活终端用户已经超过了3777万,月活高达2362万。
由此可见,在智能电视时代,头部厂商地位依然难以撼动,他们把控着强大的内容生态,才能攻城略地,而这,恰恰是华为埋头硬件多年的软肋。

当前的智能硬件领域,产品和生态息息相关,荣耀若以改造电视行业为目标,那么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打造硬件,华为自然当仁不让,但是由于目前国内内容资源已经被优爱腾垄断,连小米电视都不得不受制于人。当下,华为比价格可能比不过小米,比调校比不过索尼,比面板更是比不过三星LG。


所以华为还留了后手,准备在IoT上出奇制胜。 虽然这两年IoT大热,但事实上,IoT至今还是雷声大雨点小,大家依旧没有完全摸清它的入口在何方,有人说是手机,有人说是智能音箱,现在突然间智能电视又被寄予厚望。
比起可以随身携带的手机,家庭场景其实更强调实用性。即便生态强大如苹果,其HomeKit依旧还在摸索之中。更不要说你怎样去把场景串连起来,让用户的家里全都换成同一个厂商的设备,这在目前还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从荣耀官方的信息判断,荣耀智慧屏想做成智能终端的入口和交互平台。不过对于内容生态都还处于跛脚期的荣耀来说,在5G这样的多终端时代,押宝“智慧屏”作为IoT中枢,是否过于乐观和武断了?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此前苹果与高通达成和解之前,苹果就已经与英特尔进行谈判

AV网7月23日消息(编辑:黄尘) 据外媒消息,苹果正在与英特尔通过谈判的方式来收购英特尔的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此交易的总价超过10亿美元。
今年4月,继苹果公司与高通达成和解后,英特尔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英特尔表示,目前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显然已经没有明确的盈利和获取回报的路径,而是希望专注于其盈利能力更强的数据基础架构业务,但5G依然是英特尔的战略重点。
这笔交易很可能会在下周内达成。据悉,此前苹果与高通达成和解之前,苹果就已经与英特尔进行谈判,但谈判在此次交易后破裂。据报道,英特尔随后向其他公司抛出了橄榄枝,但最终还是恢复了与苹果的谈判。
在苹果和高通达成和解之前,英特尔成为2018款iPhone唯一的第三方调制解调器供应商。长期以来,苹果一直是英特尔基带唯一的主要客户——几乎所有其他的安卓设备都使用高通或自家内部的基带解决方案,因此苹果被视为“最合乎逻辑的买主”。
根据此前的报道,苹果一直有野心开发自有的5G调制解调器芯片,不过目前尚不清楚苹果的技术研发进展如何。多位市场分析师表示,5G技术对苹果至关重要。当苹果最快在2020年把5G技术植入iPhone之后,将会推动iPhone的大规模升级。
据悉,苹果与英特尔最快将于下周公布这一交易结果。受此消息推动,英特尔股价在周一盘后交易中上涨1.27%,股价至52.00美元。智能手机领先调制解调器芯片制造商高通股价则应声下跌逾2%。
截至目前,苹果与英特尔均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这是苹果在过去一年中从特斯拉挖走的至少第三名工程高管

AV网7月23日消息(编辑:黄尘)  据彭博社报道,苹果挖走了特斯拉前高管史蒂夫·麦克马努斯(Steve MacManus),这是苹果在过去一年中从特斯拉挖走的至少第三名工程高管。
根据马克马纳斯的LinkedIn资料显示,他曾是特斯拉的副总裁,负责特斯拉汽车内饰和外饰的工程工作,离开特斯拉后,以高级总监一职加入苹果。马克马纳斯在2015年入职特斯拉,之前先后任职于捷豹路虎、宾利汽车和阿斯顿马丁。他的汽车内饰设计经验或可运用于苹果的汽车开发工作之外。苹果公司周一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多年来,苹果和特斯拉一直在互相挖墙脚。据了解,苹果前Swift语言之父Chris Lattner早在2017年就跳槽至特斯拉担任软件副总。而在去年8月,苹果也挖走了前首席车辆工程师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他同时也进入了苹果的Project Titan团队。
今年3月,苹果又挖走了前特斯拉驾驶系统副总裁迈克尔·施韦库茨(Michael Schwekutsch),他同时也是特斯拉的电动系统主管。这一定程度上表明,苹果公司不满足只研发一套针对汽车的自动驾驶系统,或许还将打造一款苹果牌的全电动自动驾驶汽车。
吊诡的是,在今年早些时候,苹果的自动驾驶汽车团队经历了一轮裁员。苹果将其称为“重组”,从Project Titan团队裁减了200多名员工。然而在6月26日,苹果向美国科技媒体Axios证实,他们已收购Drive.ai。在此过程中,他们聘请了该公司数十名自动驾驶工程师,其中大部分工程师将从事工程和产品设计工作。
据悉,Drive.ai有前百度首席科学家、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加盟,估值曾达2亿美元。Axios指出,这表明苹果仍未放弃其自动驾驶计划。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目前洪汉生的微博已经取消了魅族员工认证,但尚未对此事置评。

AV网7月22日消息 昨日网爆称魅族系统工程师洪汉生已从魅族离职去了OPPO,之后这条消息被前魅族科技总监“盖文张”确认并转发。
除此之外,多个微博大V也都爆料了魅族工程师洪汉生离职的消息。目前洪汉生的微博已经取消了魅族员工认证,但尚未对此事置评。
作为魅族的系统工程师,洪汉生主要负责Flyme系统的研发和优化,同时也是魅族16s发布会主讲人。在去年魅族Note9发布会上,洪汉生信誓旦旦的表示,如果Note9安兔兔跑分不到18万分,自已就直播跪榴莲。一脸憨厚的洪汉生赢得许多人的好感和认可。
前不久,魅族原高级副总裁李楠在微博发布公开信,承认从魅族离职,但并没有透露具体去向。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鸿蒙操作系统不是为智能手机设计的,公司打算继续在其智能手机上使用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

AV网7月19日消息  据新华社报道,华为公司董事、公共及政府事务部总裁陈黎芳18日在布鲁塞尔表示,公司的鸿蒙操作系统不是为智能手机设计的,公司打算继续在其智能手机上使用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最近正式提交的鸿蒙操作系统商标主要是工业用途。
陈黎芳还谈及了鸿蒙系统的两个特点。主要特点是时延非常低,毫秒级到亚毫秒级。第二个特点是极安全,鸿蒙系统采用领先的架构,非常的安全。
她还表示华为已在全球获得50多个5G商用合约,其中28个来自欧洲;终端业务方面,今年前5个月华为已在全球销售1亿台手机,比去年提前大约50天达到这一数字。
陈黎芳当天与新华社及10多家外媒记者在布鲁塞尔举行圆桌座谈时说,美国把华为加入“实体清单”以来,可以看到欧洲客户是支持华为的,华为在全球获得50多个5G商用合约,其中28个来自欧洲,“客户给华为的订单就是给华为的信任选票”。
她说,欧洲围绕5G网络安全的讨论是理性的,美国政府的讨论不太有逻辑。华为是在中国成立的,但其网络设备有很多器件和贡献来自欧洲、美国、日本及其他国家。
关于华为的研发情况,陈黎芳说,华为很早就确定将收入的10%以上用于研发。2018年华为投入研发的资金高达150亿美元,占收入的15%;未来5年的研发投入将超过1000亿美元。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美国商务部5月将华为列入所谓“实体名单”后,Futurewei和华为中国总部的工作联系被复杂化

AV网7月15日消息 据外媒14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华为正计划对其美国业务部门进行大规模裁员。

报道称,华为在美国的约1500名雇员主要负责向偏远农村地区出售通信设备,其余为华为在美国的研发子公司Futurewei工作,此次裁员预计将影响该公司在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的实验中心的约850名员工。

美国商务部5月将华为列入所谓“实体名单”后,Futurewei和华为中国总部的工作联系被复杂化,可能等同于“向华为出售美国技术”,而这是被禁止的。

外媒称,确切的裁员数量还不得而知,据称可能会多达数百人。但在美国研发公司工作的中国雇员可以选择回国并留在华为。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在此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华为认为,美国的实体清单对华为没有死亡威胁。

6月29日下午,在G20闭幕后的记者会上,特朗普公开表示,美国企业可以继续向华为出售零部件。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目前市场已经对高频次的“新机上市”也不再感冒,超70%的用户换机时间已经在2年及以上,在机海战术下一款手机的生命周期也被大幅缩短。

AV网(编辑:黄尘)在国内智能手机存量市场的压力之下,不仅中小手机厂商难以为继,头部厂商们也各有各的焦虑。

进入2019年以来,频繁发布新机的厂商们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转而孵化子品牌的战略成为国产手机厂商们心照不宣的默契。前有红米独立于小米,中有iQOO脱胎于vivo,后有OPPO子品牌Realme海外回国襄助,在需求放缓的手机市场继续讲故事,以期稳住业绩,但这样的策略究竟意欲何为?


从机海战术到子品牌扎堆 国产厂商的换壳游戏

过去两年,智能手机行业迈入存量竞争阶段,手机厂商们纷纷祭出了“机海模式”,超大屏、全面屏、弹出摄像头、AI手机、游戏加速等等响亮的标签造就了很长一段时间“周周有新机”的盛况。

数据显示,在机海战术最疯狂的2018年前两个月,一度涌现出近百款新机。也因此,手机厂商们的新机发布会不仅流量明星不够用,甚至把场地搬到了长城、黄鹤楼,但依然逃不出发布会结束记住了明星不清楚发布的什么手机的尴尬窘境。

从大环境看,IDC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10%,2019年下滑趋势在进一步扩大,Q1同比出货量下降11%。不仅国内,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也是如此,2019年Q1全球出货量同比下降6.6%。

目前市场已经对高频次的“新机上市”也不再感冒,超70%的用户换机时间已经在2年及以上,在机海战术下一款手机的生命周期也被大幅缩短。也就是说,以往通过细节性调整或局部内容提升促使消费者换机的手段,已经不再奏效。而这类“玩法”在之前一直是各大厂商们的拿手好戏,甚至无往不利。换下屏幕大小、摄像头位置、改下屏幕样式,就成为了一款新机推出市场。

再者,5G的到来使得大厂们CPU的更新速率降低(为了磨合同5G芯片和天线的功耗),供应端动作变小,下游厂商们也只能看菜下饭,甚至超炒冷饭,很难有更多大动作。

于是,厂商们有了新路数,子品牌成为2019年的重点,并通过子品牌效应来抢占用户关注度,但归根结底,无论是机海战术,还是子品牌上阵,依然是换汤不换药的营销把戏。

根据极光大数据最新发布的市场报告,连续推出多个子品牌业务的小米2019年Q1增长仅为9.2%,相比去年同期增幅为-28.1%。同时,吊诡的是,小米在国内表现平平,一季度销量排名前十的机型,竟无一款上榜。

另一家VIVO全球市场份额从去年一季度的5.6%增长到今年一季度的7.5%。对比去年一季度,vivo的出货量和均价都上涨的情况下,营收反而下降了13%。

新模式的局限性不容忽视

为了吸引用户,厂商们各显神通,能堆参数的堆参数,能标新立异就不愿泯然众“机”……从某方面来说,产品的确是越来越好了,但是同一个标准面对所有用户,就会忽略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同时也会造成性能的冗余。

毋庸置疑的是,厂商们需要通过高频的推出新机来保持自己的曝光度,保持现有的市场占有率,而不断推出新的子品牌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从而进一步在细分市场淘金。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种做法绝非上策。

随着行业创新瓶颈的到来,包括苹果在内的一众手机厂商已经没能力在越发成熟的产品端做出大的改变,厂商们破局乏力。不停的拓展业务线、推出子品牌虽然在销量方面或许会有一定帮助,但无疑变相成倍增加了运营与营销成本,从而导致利润大幅下滑。

由“主品牌+多业务线”的模式转变为“主品牌+多子品牌”的模式,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厂商们人力物力财力的消耗,可能会造成管理混乱和业务交叠。一旦管理上精力分散,就更难打磨更好的产品问世了。

在经历手机市场近两年的疲软以来,国产手机厂商开始以机海战术来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不断推出新品,也不断制定新的市场策略去迎合愈发刁钻的消费者。但是没有真正触及消费者痛点的产品本质上都是隔靴搔痒,这套玩法一时奏效也难保日后不会越来越捉襟见肘。

无奈之下,还没能在激烈的存量市场竞争中找到突破口的国产手机厂商们,目前只能依靠接连不断的小型发布会不断讲故事,借助镁光灯增加外界的关注度,但这或许并不是一条好路子。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在他宣布离职后,苹果股票盘后急速下滑1.3%,市值抹去90亿美元。

AV网6月28日消息  据苹果官网27日给出的一份声明称,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维将辞去在苹果公司的正式职务,创办自己的独立设计公司LoveFrom,并将苹果公司列为主要客户之一。对此,艾维和苹果均表示将在未来展开一系列合作。在他宣布离职后,苹果股票盘后急速下滑1.3%,市值抹去90亿美元。
苹果公司CEO库克有言,“艾维是设计领域的标志性人物……苹果将继续从艾维的才华中受益,并通过他所建立的才华横溢、充满激情的设计团队与其直接合作独家项目”。
艾维则表示:“经过近30年的努力和无数的项目,我最自豪的是我们为苹果打造了一支无与伦比的设计团队,以及独特的流程和文化。”
艾维于1992年加入苹果设计团队。1997年,乔布斯重返濒临破产的苹果公司后开始重用艾维。艾维凭借为苹果设计包括iPhone、iMac在内的主力产品,将一度濒临破产的苹果,打造成美国首家市值破万亿美元的公司。艾维在苹果任职期间的最后一款产品,即6月初推出的Mac Pro。

除苹果产品以外,苹果公司新总部苹果园区的设计也是出于艾维之手。乔布斯最早于2011年提出要建立这个“宇宙飞船”式的大楼。艾维设计完成后,被《连线》杂志称为这是他和乔布斯的“最后一次合作”。

目前苹果还未找到艾维离开后合适的接班人。该公司仅在声明中指出,苹果工业设计副总裁埃文斯•汉基(Evans Hankey)和人机界面设计副总裁艾伦•戴伊(Alan Dye)将向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汇报工作,后者将花更多时间与设计团队一起工作。
《财富》对此毫不讳言,指出艾维的离职意味着苹果失去了“设计的灵魂”。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苹果向来不喜欢将鸡蛋放在一个笼子里

AV网6月27日消息  据外媒消息,苹果公司将ARM首席架构师Mike Filippo收入麾下。同时,ARM在向彭博社发出的一份声明中证实,菲利波已经离开该公司。苹果公司则尚未就此置评。
据菲利波在领英上的资料显示,他在ARM有十年的工作经验,担任过该公司的首席CPU架构师和首席系统架构师。在加入ARM之前,菲利波曾供职于AMD和英特尔。领英资料还显示,他已于5月加入苹果公司。

苹果向来不喜欢将鸡蛋放在一个笼子里,为了降低对英特尔的依赖,苹果早有在产品中采用ARM架构的计划,此次招贤纳士已经显露端倪了。
在聘用菲利波之前,苹果公司的首席半导体工程师杰拉德·威廉姆斯三世(Gerard Williams III)在担任平台架构高级总监9年后离职,他曾领导该公司用于iPhone和iPad的多代A系列处理器的开发工作。菲利波将可填补威廉姆斯三世的部分职责,将他在ARM累积的技术经验带给苹果公司的芯片研发部门。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