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Home / 分类:未分类

目前全世界大概有14亿近视患者,其中6亿在中国,且中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之首,面对这种情况,科技可以做些什么?

众所周知,人类的眼睛是生物演化史上的一个“奇迹”。

尽管现代生物学家一再阐释,一切生物的自然选择完全随机,不掺杂任何“目的”,但“智能设计论者”仍抓住一个“证据”不放:就是像人眼这般复杂到极致的器官,如果少了瞳孔,晶状体,视网膜三者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正常工作,考虑到三者不可能同时演化出来,所以眼睛只可能是被“设计”出来的。

对此生物学家早已给出了科学解释,具体细节暂且不表,我猜大多数人也不关心——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关于人类眼睛,有比“它是怎么来的”更迫在眉睫的问题:人为什么会“近视”?

很遗憾,关于“近视”的最根本原因,目前主流科学界暂无定论,无论眼睛如何而来,也无论它多么完美,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全人类的视力都在下降。当你看到这篇文章时,不妨抬头看看周遭的人,是不是大部分人都戴着眼镜?

更遗憾的是,中国下降的速度最快。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报告称,目前全世界大概有14亿近视患者,其中6亿在中国。且低龄化趋势非常严重,中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之首。

就在前几天,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也显示:中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发病形势十分严峻,总体近视率为53.6%,其中6岁儿童为14.5%,初中生为71.6%,高中生高达81.0%,近视防控任务艰巨。

面对各种“严峻”和“艰巨”,人们不禁要问,科技可以做些什么?

“小孩>女人>宠物>男人”

最近几年,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已成社会共识,也日趋受到政策重视。去年8月底,教育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8部门就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方案提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到2030年力争实现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视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阶段学生近视率下降到70%以下。

而将这种共识投射在科技商业范畴,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无可避免的“屏读时代”(如今大多数家长已心知肚明,与各种屏幕共生,是这一代孩子的宿命),无论是小屏的手机和平板,还是大屏的电视,最近几年“OLED”的出现频率都突然增多,抛去画质不谈,相比传统液晶显示技术,它在眼健康方面的优势,正在成为消费者最重视的购买因素之一。

譬如在高端电视市场,伴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和购买力的提升,眼健康已成为高端电视用户不可忽视的消费诉求。尤其是伴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有能力的家庭都在想方设法让孩子顺应“屏读时代”。数据显示,用户选择OLED电视的主要原因中,“健康护眼”以20.7%的占比仅次于“画质清晰”和“最新技术”。

毕竟你也知道,这一轮消费升级的顺序是:“小孩>女人>宠物>男人”。

一次“蓝光测试”

其实从技术逻辑上,家长对OLED的追捧不难理解。

常识是,长时间看电视会造成眼疲劳。因为正常情况下,人类眨眼睛的频率大概是一分钟15次,但看电视时注意力非常集中,眨眼频率会降为大概原来的1/3,时间一长,眼睛就容易干燥疲劳,若不注意休息,日复一日,就有可能导致近视。

而减轻疲劳的一个有效方式,是降低含蓝光量。蓝光光谱主要集中在400-480纳米之间,波长短频段高,能量高,穿透能力强。早在2013年-2014年,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视觉健康实验室就进行了LED蓝光对人眼视觉疲劳影响的研究,近600人次的人眼视觉生理实验结果显示,屏蔽 15% 的蓝光比不屏蔽蓝光的被试者的视觉疲劳度低了近21%。

而抵御蓝光为OLED所擅长。从技术原理上,OLED具备自发光特性,无需像液晶电视一样在背后使用高亮LED背光灯照射,每个像素都能自行发光,只要向电极中输入电压,激发层就能产生所需要的彩色光,其采用的有机发光材料大幅降低了蓝光光谱的强度。另外,主动发光的物理特性,也让OLED能呈现出“纯粹的黑色”,通常540尼特就能带来液晶1000尼特的认知亮度水平,只需通过少量光线,即可就呈现出让眼睛更柔和的多彩画面——要知道,亮度越高屏幕产生的蓝光越多,而OLED电视可以将蓝光放射量减少至传统电视的三分之一,最大程度上让眼睛不易疲劳,从而达到保护用户尤其是孩子视力的效果。

其实对于当前OLED电视用户来说,上述技术原理,他们已有直观体验。如今这种感官体验,得到了来自实验室的验证。

不久之前,由国家眼科权威机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对OLED眼健康方面做出相关测试,测试内容包括对OLED电视和量子点液晶电视进行蓝光放射量测试,主观视疲劳-视觉舒适度测试,以及客观视疲劳-眼调节力检测。

最终结果显示:首先,在400-500nm蓝光范围内,OLED电视蓝光放射量为29923(400、500nm曲线下积分值,相对值,无单位),QD-LCD电视蓝光放射量为87140(400、500nm曲线下积分值,相对值,无单位),这说明OLED电视发生蓝光损伤的风险小于量子点液晶电视。

此外,OLED电视的视疲劳症状评分增加值为L44士3.66,QD-LCD电视的视疲劳症状评分增加值为L85士4.40。说明OLED电视的对主观视疲劳的影响小于量子点液晶电视。

最后,在客观视疲劳方面,OLED电视调节滞后幅度变化值为·0.07士0.88,量子点液晶电视调节滞后量变化值为 0.01+0.63。该数据表明OLED电视的对客观视疲劳的影响小于量子点液晶电视。

综上所述,测试最终得出的结论是:OLED电视的蓝关放射量少于量子点液晶电视,同时对视疲劳的影响更小,因此长时间观看OLED电视后视疲劳程度会远低于量子点液晶电视。

结语:“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事实上,这份测试报告,只是对当下消费者真实需求的又一次佐证:OLED之所以成为高端电视的大众衡量准则,原因之一就是暗合了消费者对眼健康的刚需——虽然视力下降是个全球大趋势,没有任何家庭能够单兵作战,力挽狂澜,但与其他传统的液晶显示技术相比,OLED或许是中国家庭最值得仰仗的“盟军”了。

不过,行文至最后,我必须要说,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家长,如果想让孩子远离近视,除了在“硬件设施”上有所作为,更应该记住一句鸡汤:“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因为这句“鸡汤”得到了科学界的验证。最近几年,主流科学界正在形成共识,影响孩子近视的最关键因素是户外活动时间,想让孩子抵御近视,最好的方法是陪他们更多待在室外。国外一系列研究都表明:每天2个小时以上的户外运动,就能够抵消一天因为近距离用眼带来的近视风险,孩子患近视的概率就会大幅下降。

当然,我也知道,在这个疲于奔命,贩卖焦虑的时代,孩子的学习压力,加之家长的工作压力,都让每天腾出2小时,变得比买一台电视困难得多。

作者:李北辰,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

-END-




本文由李北辰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釜底抽薪,重议定价策略

文|佘凯文|智能相对论(aixdlun)

苹果公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在经历了去年4季度的大幅震荡后,苹果的市值从今年1月份开始回升,目前已回到9500亿左右,虽然这几天又出现了小幅震荡,但重回万亿应该不是太难。

全球市值第一的头衔,从年初开始一直在亚马逊、苹果还有微软之中不停更换,对于三家都进入过万亿俱乐部的企业而言,该如何保持是他们接下来需要考虑的问题。

去年开始,唱衰苹果的言论一直没断,但苹果还是那个苹果,不会因为外界唱衰而真的就衰了,当然更多的还是苹果战略起效了。

釜底抽薪,重议定价策略

今年1月份,苹果股价触底反弹,与之最接近的事件就是苹果开始在国内降价。就现在来看,苹果的三次降价带来不小的收益,至少从股价反应来看确实如此。

苹果降价是为了挽救中国市场,与此同时也是苹果对于自身定价策略的重新审视。

在此之前,苹果采取的是新款提价的方式来获取利润的增长率,这种策略也是之前十几年来苹果的基本运营策略。但它又存在一个前提,就是需要对产品存在一定技术提升,这种技术上的优势,可以让苹果抹除市场上的参考性比价,譬如IOS系统的独特性、操作的便捷性、处理器的能力又或者像摄像头位置、外壳设计等细节上,都会使消费者在主观价值上能够认可。

但是目前在整个智能手机行业,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功能,都遭遇了创新瓶颈,需要面对这个问题的绝不止苹果一家,当然也出现了折叠屏、腕机等“恐惧型创新”产品。

所以,当苹果意识到无法再从技术差异上抹除消费者比价心理时,这样的定价策略已不再适合。

苹果第二季度财报已经公布,虽然从数据上看iphone业务依然在下滑, 2019 年二季度营收为 310.05 亿美元,同比下滑 17.33%。

但在中国区所取得的成效已经能够看见,在降价之后通过天猫、苏宁方面给出的数据,iphone销量增长了83%。

库克在接受美国CNBC采访时就表示苹果目前在中国的业绩已经开始回升,短时间甚至出现强劲的增长。除了产品调价之外,美中贸易关系改善和中国的税率调整都对业绩提高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财报数据显示,大中华区营收达到 102.2 亿美元。苹果对二季度的业绩预期已经超过之前各分析师们的预期目标,而国内的良好表现正是原因之一。

但价格下调所带来的效果,其实并不能在短时内完全体现,至少需要以今年的最终业绩作为参考。

重议定价策略,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有人认为,苹果降价是对市场的妥协,会有损自身高端定位品牌形象。

其实不然,首先,品牌的建立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品牌的突然坍塌定是存在一些其他因素,绝不会因短时间内的价格变动而改变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

就像在汽车领域,奔驰、奥迪等品牌为了下沉市场一样会有20-30万左右的车型,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在消费者心中的高端品牌形象,当然致癌或者漏油事件除外。

其次,品牌的定价策略不是一成不变的,苹果此番连续降价是基于自身需求,希望在市场占有率下滑后以“渗透式”的价格先将市场扳回,市场稳定之后或在打破创新瓶颈最后,定价策略还会发生变动。

但是降价最终会不会取得苹果所理想的收效,我们不知道,我想苹果自己也不知道,所以苹果还预留了第二条路。

变软的苹果,变硬的收益

很多人认为,苹果变软,是迫于无奈,但真是如此吗?就比如腾讯在游戏业务依然坚挺,且收益巨大的情况下,依然做出了战略变更,游戏收入在腾讯整个业务体系中的占比越来越低,这是迫于无奈吗?

从商业角度来看,“软”或“硬”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苹果或许确实存在硬件销售方面的压力,但绝对没到会被压死的程度。

苹果做出战略变更只是因为在软件服务方面有利可图,能为其来带更多的收益,作为一个商业公司没有不去选择的理由。

现实也没有辜负苹果的期望,服务业务成了最大亮点,以2018年全年财报数据看,服务业务营收接近380亿,而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软件服务收入从去年同期的99亿美元上升至115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增速达16%,而其在苹果总收入中的占比也增至近两成。

苹果在服务业务上看到了一条康庄大道,是其多业务线条布局的一环,要知道其实在iphone销量下降以前,手机业务的利润就一直在下降,服务业务的提升,说白了就是“钱”,这才是变“软”的主要原因。

苹果变“软”除了自身需要,另一个原因是用户需求。在用户层面看,硬件创新的重要性早已不如软件,当然用户也是被逼无奈,近两年智能手机“挤牙膏”式的硬件创新还不如没有。

但软件层面就不同,潜力还很大。说白了手机只是一个容器,用户使用的都是手机里面的内容,而真正赚钱的也是这些内容业务,无关品牌无关性能,不管你用的什么机器,使用的还是那些软件。

就像现在手机使用率最高的是什么?拍照?通话?我想不是,应该是社交软件、游戏及各种应用。就像喝水一样,用什么样的杯子重要吗?重要的是能喝到水。

所以,苹果才会选择发力软件与服务,这是市场导向,也是未来趋势。

最后,在市场竞争中,变“软”的苹果其实更有利。苹果在软件业务上一直就有优势,甚至不夸张的说,这个优势与当初其他厂商与苹果硬件差距一样大。而软件服务带来的不光只是直观的业绩,还有看不见的用户粘度,这是其它厂商不具备的,至少是目前不具备的。

软件服务业务所带来的种种好处,其实早已落入其它竞争对手的眼中,三星、华为、小米等一众厂商都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投入,但是苹果显然已经一步先步步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Iphone业务的疲态和软件服务的兴起,会不会长时间持续?还是说未来苹果就会一直“软”到底?我们都不是库克,不知道他的所想,不过根据很多行业分析师的看法,答案是“会”。

原因很多,例如苹果受高通芯片掣肘,5G业务明显不如华为、三星,又或者在硬件创新上甚至连“恐惧型创新”都没有等等之类。

但是,iphone业务对于苹果的重要程度远远大于我们的认知,并且是抛开收益方面。

用户特别是中国市场的用户,对于苹果产品不再容忍,被看成是思想觉醒,定价偏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何尝不是期望太高?

要说现在售价5、6千的其他手机与苹果之间的差距已经被抹平了吗?毕竟系统还摆在那,人们口口声声怀念乔布斯,怀念的是什么?还是苹果的硬件创新。

苹果引领整个行业找到了出路,就因为曾经的高度太高,所以哪怕有改变,在用户眼中还是不够。

就像现在的用户还会对诺基亚有期待吗?只要诺基亚还有“防弹”的功能,用户便会心心念念下去,苹果不想成为下一个诺基亚,当然目前看来也不会成为下一个诺基亚,那么在硬件产品的创新上也绝不能丢。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只有当硬件重新崛起,苹果才能算正在意义上的回归巅峰。

【完】

智能相对论(微信id:aixdlun):深挖人工智能这口井,评出咸淡,讲出黑白,道出深浅。重点关注领域:AI+医疗、机器人、智能驾驶、AI+硬件、物联网、AI+金融、AI+安全、AR/VR、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人机交互等。

-END-




本文由智能相对论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智能音箱的最终价值就是解放人类的双手,只有真正符合家庭场景,让各年龄层的用户在日常的家居生活中自由、便利的生活,才能真正体现万物互联的时代带给用户更好的生活体验。

长久以来,用户对于科幻电影中未来化智能家居生活的向往已经成为一种深层次的行业需求,不断鞭策着家居行业的发展。而随着新消费群体的崛起,以及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消费升级已是大势所趋,智能家居也因此爆发出巨大的市场潜力。

根据Statista的预测,2017-2022年间,国内智能家居市场的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45.3%,预计2022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627亿元人民币,而市场渗透率将从2017年的3.3%大幅上升至2022年的21.2%。中国有望成为亚洲庞大的智能家居市场,占据产业的领导地位。

用户的需求性与市场环境的发展潜力让智能家居成为时下火热的风口之一。

智能音箱的溢价在于“入口”

  

智能家居概念的走俏,各种智能家庭终端多如牛毛,智能电视、智能路由器、智能冰箱、智能洗衣机、智能门锁等等充斥着市场。

而整个智能家居的生态圈,包括智能家居整体解决方案、家庭影音及娱乐系统、智能照明控制系统、家庭暖通和新风系统、家庭安防及楼宇对讲、智能遮阳及电动窗帘、智能家电、智能硬件产品等。

这些多如繁星的智能家居成员,无一不醉心于“入口”的抢夺。互联商业中,流量一直是最为核心的资源,无论哪个行业都不可避免的进行着流量的获取→分发→变现,从来都不缺乏有精品化模式、好产品的企业,但能成为巨头的,始终是手握流量的一方。

就像最初的互联网时期,PC是互联网商业的入口,起初的商业互联网时代就建立在PC网络之中,而到了智能手机时代,又转变为各种手机APP。互联网商业经营的重心不断随着入口的转变而转移,所以说成为在智能家居的“入口”,就等于手握整个智能家居行业的流量。

而智能音箱在智能家居中有着成为“入口”的优势。

因为家庭是一个复杂的人员场景,它不仅有中青年还有着孩子与老人,这时候像路由器、冰箱等家具未必适合全年龄层的用户进行交互。而智能音箱独特的语音交互体系与较低的入手价格,使得其在入口场景这一点上更为适合。

二自从亚马逊推出智能音箱“ECHO”后,越多的智能家居产品及服务会快速的进入到用户的日常生活之中。所以,巨头们除了巨大的消费市场以外,更加重视智能音箱所起到的智能家居时代的入口效应。

所以,短时间内多款智能音箱产品发布。既有像百度、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也有像科大讯飞这样的技术公司、传统音箱行业的变革者、智能家居行业的创业者等公司,一时间智能音箱行业千帆竞渡、百舸争流,进入到磅礴发展的时期。

从百箱大战到三足鼎立

  

京东联合科大讯飞在2015年就推出了国内第一款智能音箱“叮咚”,可惜在经过市场沉淀之后,略显沉寂。

华强北的杂牌军们,通过以低售价高销量的方案快速的打开市场。由于其它大厂的售价相对来说较高,所以这些低价音箱竞争力十足。据统计,2017年12月全国从事智能音箱行业的公司有上千家,仅在深圳华强北就有112家智能音箱方案提供商。

2017年,阿里推出天猫精灵,定价499元。凭借着自己的电商频道,借鉴了亚马逊的营销方案,在自己淘宝和天猫的主页上进行展示和推广,以及双十一99元的促销价格,天猫精灵一天就卖出了一百万台。之前将近一年,天猫精灵的销售量都没有双十一这一天多。因此,阿里的天猫精灵迅速抢占市场,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同样是“低价走量”,天猫精灵让那些便宜的白牌智能音箱的竞争力消失。

小米的“小爱同学”智能音箱同样采用了低价走量的策略。第一款小爱同学售价299元,后期进行更新迭代之后为169元。而“小爱同学mini”的价格在米粉节上降到了和天猫精灵双十一促销价一样的99元。低价对销量的帮助显而易见,2018年第一季度,小爱同学的销量只有一百万台,而第二季度就翻了一番到达了二百万台以上。

提出“all in ai”的百度,相较于阿里与小米,入场的时间比较迟,但百度属于后来居上者。百度旗下的渡鸦团队打造的 Raven H智能音箱,直到2017年11月才推出市场。可惜由于其1699元的定价,达到了天猫精灵和小爱同学的17倍,所以销量不够理想,仅仅生产了不到万台。

卷土重来的百度,18年6月推出了小度智能音箱。小度智能音箱补贴后售价仅89元,在短短90秒之内就售出了一万台,超过了百度之前的 Raven H智能音箱。百度也得益于此,可以后来居上成为销量仅次于阿里、小米的智能音箱行业头部企业。

随着价格战的影响,小厂和其它公司的智能音箱逐渐失去竞争了,也没有了太多生存额土壤。该行业曾经存在的上千家公司,到如今已经倒闭95%了。想进入智能音箱行业分杯羹的腾讯,也推出了“腾讯听听”,可惜随着腾讯内部组织架构改革,腾讯的智能音箱发展陷入了停滞当中。

发展至今,国内的智能音箱行业就形成了以阿里的天猫精灵、小米公司的小爱同学以及百度的小度,三足鼎立的局面。三家公司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市场,其它还在维持的公司暂时还没有挑战它们的可能性。

其中阿里占据着体量优势,阿里云的数据支持会是天猫精灵日后的核心竞争力;百度占据的则是技术优势,砸锅卖铁搞AI的百度,其AI技术在国内也确实是首屈一指的;而小米则占据着生态优势,小米本身就在经营着整个的小米智能生态,在连接属性上能抢占先机,未来这三者的竞争也是大有看头。

尚未触达的心里阀值

  

智能音箱发展至今,行业已经逐渐趋于冷静,流量与资本的逐渐退烧,使得智能音箱行业开始逐渐回归到审视产品价值本身上来。

之前大多数人认为智能音箱会是IOT时代的入口,但缺忽略了智能家居入口也必须要在未来担负起连接的功能。智能手机能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入口的愿意就在于,它能把相应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各项功能聚合为一,实现同一终端下的多种功能的共存生态。

但如今的智能音箱则很难在连接上有所突破。

现如今的智能家居仍处于各个单品各自为战的独立状态,当前的初级阶段也意味着智能家居很难实现预期的场景效果。而且如今的智能音箱更多地被用于订个闹钟,询问一下天气,听歌等基础性功能,而这些功能都有着很强的可替代性。

即使是国外苹果的Siri、微软的Cortana、Google的 Assistant等语音交互技术多年深耕下仍然难以质变,更不用说国内的语音交互系统如今尚且处于研发的初期阶段,不仅在识别上有很多不足之处,在回应以及判断上也时长出错。

而用户的心里对于某一实物的使用总是有一定的预期,达不到这个预期的话,用户对于整体产品的体验就会大大折扣,这个就是用户的心里阀值。而如今的智能音箱在程度上远远达不到用户对于科幻电影式的智能家居生活的预期,这就导致了用户原本的心理预期产生落差。

如今的智能音箱看似造型完美,且价格唾手可得,但是功能上基本都市大同小异,无非就是把手机助理加装在了音箱上。这可能是人工智能领域最基础而的表现形式,甚至只是空有智能之名的伪智能产品。

5G的“鸟笼”

  

在20世纪初,美国心理学家詹姆斯提出过一个鸟笼效应:假如一个人买了一只空鸟笼放在家里,那么一段时间后,他一般会为了用这只笼子再买一只鸟回来养而不会把笼子丢掉,也就是这个人反而被笼子给异化掉了,成为笼子的俘虏 。

而5G正是这样一个鸟笼。

2019年4月初,随着韩国和美国电信运营商率先在首尔和芝加哥推出了商用5G服务。虽然短期内短期内5G不会取代4G,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智能家居设备会是5G时代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5G的特点是高宽带、低延迟,对于整个IoT来说,有助于促进基础设施,就好像移动互联网从2G、3G到4G一样,迎来一个大的改变,5G是一个非常大的创新。5G可以让消费者更轻易的使用物联网,促成万物物联的时代来临。

正如4G当初推行时,4G网络服务刺激着智能手机等硬件产品的升级换代,而越来越多的4G产品又会成为新的“鸟笼”,刺激着用户进行3G升4G的活动。

5G的到来能够给智能家居提供一个概念上的“鸟笼”,在5G的作用下,智能家居的连接速度、稳定性、安全性都能得到二次提升,而且随着5G的不断深入,整体智能家居也会迎来硬件的升级迭代,对于一般用户而言,也能够开始接触使用更具有智能化的产品。

随着5G时代的来临,技术的更新迭代,智能音箱的各方面技术都会有长足的进步。而且这几年智能音箱的价格战,市场度过了爆发、推广与理性三个阶段,接下来势必会倾向于品质化的竞争。

智能音箱的最终价值就是解放人类的双手,只有真正符合家庭场景,让各年龄层的用户在日常的家居生活中自由、便利的生活,才能真正体现万物互联的时代带给用户更好的生活体验。

科技自媒体“翟菜花”,订阅号:翟菜花,个人微信号zhaicaihua002,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END-




本文由翟菜花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这款手机后置有五颗摄像头。官方介绍这五枚镜头精密协作,进光量能比单摄像头提升10倍。更大的进光亮会为照片带来更多的细节信息,从而提升画质。

AV网(编辑:黄尘):曾几何时,用手机拍照已经成了网友们记录分享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为了满足消费者对于手机成像越来越挑剔的要求,手机厂商们各显神通,纷纷拿出不同的解决方案。
近日,全球首款五摄像头手机诺基亚9 PureView开售,该机型在今年2月份就已亮相,一经发售,引发众多科技媒体评论。
据悉,作为主打拍照的旗舰机,诺基亚9 PureView的机身一反常态地平滑,而不是像市面上主流的拍照手机那样有明显的凸起。值得注意的是,这款手机后置有五颗摄像头。官方介绍这五枚镜头精密协作,进光量能比单摄像头提升10倍。更大的进光亮会为照片带来更多的细节信息,从而提升画质。但是细想之下,我们真的需要这样一部五摄手机吗?

压力山大的手机图像处理性能
众所周知,手机成像效果好坏,不仅仅依靠镜头,对于内部的图像处理器及相关元器件也有一定要求。
诺基亚 9 PureView 采用了五个光圈为f/1.8的1200万像素摄像头,其中两个为彩色摄像头,三个为黑白摄像头,每一次拍照都会动用这五个摄像头。火力全开的五摄,实现了手机单摄像头的近 10 倍进光量,甚至能和一些高端卡片相机一较高下。

但与此同时,也给手机GPU、CPU、ISP和DSP的处理能力带来了不小的考验。虽然诺基亚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并与推出过多摄像头合成相机的Light公司合作,采用单独的成像芯片来完成五摄像头共同协作的任务。不过还是有外媒评测指出,多张大像素照片的合成让成像速度慢得有点难以接受,完成拍照需要数秒时间,虽然这个过程会在后台进行,但相比主流手机的成像速度的确较慢。

当然,直接使用第三方APP(比如微信或微博)拍照时就没有这个烦恼。不过由于无法调用五颗相机进行多张合成,拍摄出来的照片在画质上会比较差,毕竟它的单颗相机性能非常有限。

手机不只是拍照工具
随着手机功能越来越丰富,对于手机厂商们来说,手机内部空间就显得极其宝贵了。厂商们需要好好考虑,如何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平衡好拍照和其他功能。诺基亚这款新机虽然在拍照方面表现不俗,但是五个摄像头的提升相较于其在手机内部的空间占用是不够划算的。
据了解,诺基亚9 PureView对于机身空间的挤占似乎是达到了主流双摄三摄手机的两倍之多,在如今寸土寸金的机身空间,显然不利于诸如心率传感器等一些新型电子元件的布局。在这样的压力下,还想兼备大容量电池和其他新兴又必须配备的功能,对于手机的整体设计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再者,这款手机的电池容量只有3320mAh,显然是对五摄的无奈妥协。本来五摄的拍摄和图像处理就已经是伤脑筋的耗电大户了,再配上容量这样小的电池,难免拖累手机的整体续航能力。

目前看来,华为等一众主流手机的多摄方案,更多围绕着多摄像头对应各自不同的焦段分工合作。在不同情况下启用不同的组合去合成照片,来达到更好的成像效果,这是对于续航和其他手机功能空间利用上较为折中的方案。
即使目前的技术水平还不够完善,无法支持诺基亚9 PureView迅速合成5张1200万像素的照片,它也很有可能成为一台只能讨好手机摄影爱好者的小众产品。但无论如何,诺基亚9 PureView在智能手机的成像方面还是做出了自己的探索,也解决了镜头突出的难题。虽然造型颇为奇特,但它没有以五摄作为营销的噱头,反而证明了多相机模组存在的价值。
我们是否需要这样一部五摄手机?笔者没有答案。不过,我们希望,在手机摄影的未来还没有轮廓的时候,一切为了达成更佳成像质量的努力,都不要停歇。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品牌在进行实体化实践,但线下市场的开拓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除了雄厚的资本外还要付出高昂的时间成本和试错成本。

AV网(编辑:黄尘):作为有着巨大潜力的新兴市场国家印度,由于其在人口方面的优势,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目前印度智能手机市场正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在2018年第四季度,其出货量达3630万台,比2017年同期增长19.5%,完全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市场。故此,世界各大手机厂商,都想来印度分一杯羹。
此前,三星一直霸占着印度手机市场的王座。但是,根据IDC发布的《2018年印度智能手机报告》,小米以28%的市场份额领跑印度智能手机市场,三星以24%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在出货量方面,小米印度2018年全年出货量达4100万,位列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一。值得注意的是,它是连续6个季度排名第一。其中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出货量比第二、第三名同期出货量总和还多。2018年全年,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1.423亿台,小米就占了4100万,市场份额之大可见一斑。
不过,小米也不能高兴得太早。近日,小米全球副总裁、印度市场主管马努库马尔贾因在采访时透露,小米印度在线手机市场占有的份额约为50%,稳居第一,而线下市场占有的份额还不到1%。要知道,靠一条腿走路,很容易跌跟头。

印度电商新法掣肘
2018 年 12 月 26 日,正当印度的圣诞节销售达到顶峰时,负责制定外国直接投资政策的机构——印度产业政策和促进部出台了新的法规。新规中,莫迪政府允许纯粹电子商务市场模式下 100% 的外商直接投资,但禁止对基于实体库存的电子商务类型的外商直接投资。新规中,电子商务公司可以作为平台向供应商销售产品,也可以销售自己的产品。
该法规将于 2019 年 2 月 1 日生效。新规中主要涉及 5 大方面的变化,第一:市场实体平台不能从单一供应商购买超过 25% 的商品;第二,市场不能直接或间接提供产品折扣;第三,由市场实体参股的另一实体不能在市场运行的平台上销售参股实体的产品;第四,电子商务市场实体不得强制任何卖家在其平台上独家销售任何产品;第五,市场从业者必须在每年 9 月 30 日前向印度储备银行提交合规报告。
禁止电商公司与卖家达成独家协议的规定对 Flipkart 和亚马逊等顶级线上零售商造成了不利。例如,Flipkart 与小米、Oppo 等知名智能手机品牌就有独家合作关系,而智能手机占印度电子商务销售额的50%以上。不出意外,这些新法规可能会对印度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市场造成冲击,一直受益于线上市场的小米将首当其冲。

线下是烧钱的买卖,但在印度不得不做
体验功能、精准营销是线下门店所具备的先天优势。消费者往往会更信赖实体店的送货与售后服务,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也更直观。自2014年入驻印度以来,小米依靠强大的营销能力,把控住了印度线上手机市场的大部分流量入口,而OPPO和Vivo则侧重线下流量为主的营销推广模式,在印度各地开店并发动了猛烈的广告攻势。2018年,vivo和OPPO在印市场份额排到了第三名和第四名,分别为10%和8%。强大的线下渠道让印度用户获得更优质的服务和售后,为他们赢得了一定的口碑。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品牌在进行实体化实践,但线下市场的开拓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除了雄厚的资本外还要付出高昂的时间成本和试错成本。再加上印度又是城邦权力混杂的多宗教多民族国家,市场碎片化严重,线下宣传成本只会比国内更高。
而实际上,由于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互联网渗透率低,印度的线上用户群仅有5亿多;再者,印度整体交通水平较差,电商渠道只能覆盖部分大城市,在广大的小城市和村镇主要还是以线下渠道为主。就整体智能手机销量而言,只有35%的手机销售来自线上,另外65%都来自线下。
据IDC统计,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占28.9%,打败了三星和其他品牌,但三星在线下市场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这可能也是小米此次决定扩张线下市场门店数量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OPPO和Vivo在印度能获得成功,也与他们强力在印度市场铺设的广泛线下渠道分不开。

目前,据印度相关报道称,小米将进一步加大其印度市场线下销售建设,拓宽线下销售渠道,实现线下销售占其总销售额一半的预期目标,并在今年年底之前,通过印度的四个渠道开设超一万家零售店。对此,小米全球副总裁、印度市场主管Manu Jain在采访时透露,两年前,小米就决定扩张线下零售店数量。他还表示,转战线下销售之初面临很多问题。
诚然,小米已经问鼎印度手机市场,旁人看来风光一时无两,但是一万家零售店的目标谈何容易。且不说近年来它并没有摆脱国内那一套运作模式在印度另起炉灶,反而加剧了对线上的依赖。如果小米现在还不尽快向线下做出大刀阔斧的改进,宝座易主只是时间问题。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斯亚咖依的LinkedIn信息也证实了这一点,称他目前在苹果负责芯片架构。

AV网消息(编辑:黄尘):据英国《电讯报》报道援引刚刚被公开的一封电子邮件的信息称,今年2月份苹果“挖走”了英特尔负责开发调制解调器芯片的工程师乌玛山卡·斯亚咖依(Umashankar Thyagarajan)。斯亚咖依的LinkedIn信息也证实了这一点,称他目前在苹果负责芯片架构。
据悉,在这封电子邮件中,英特尔高管梅萨斯阿梅加(Messay Amerga)和阿贝乔什(Abhay Joshi)称,斯亚咖依在开发英特尔调制解调器芯片(用于2018款iPhone)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此外,这两位高管同时证实,斯亚咖依还是XMM8160调制解调器项目的主要工程师。众所周知,XMM8160芯片是为未来iPhone开发的5G调制解调器芯片。
斯亚咖依已在英特尔工作7年多,他的离开据说与英特尔开发5G调制解调器受挫有关。在斯亚咖依于2月离职后不久,就有报道称英特尔无法按期完成5G调制解调器的研发。
曾有报道称,苹果曾考虑收购英特尔的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但最终双方谈判破裂。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交互习惯的变革,意味着巨大的产业机会。而无论智能音箱还是智能耳机,其热潮都说明了一点:语音交互,就是巨头们笃定的未来交互方式。

因此,在5G、AIOT正式到来之前快速抢占语音这块市场的领地和话语权,也就显得愈发重要。

但是,经过一系列发布会、补贴、降价、促销等骚操作之后,智能音箱的“千箱大战”已经基本尘埃落定。最近我们发现,一场关于智能耳机的用户争夺战又吸引来了众多巨头玩家的窥探。

微软正式宣布推出无线智能耳机对标苹果的AirPods,亚马逊与高通共同开发Alexa助手的TWS蓝牙耳机,谷歌官方也表示会推出新一代的智能耳机,华为的智能耳机去年推出之后不断进行功能迭代,就连电商平台苏宁都推出了自己的智能耳机小Biu……

那么,这一轮蹿升的智能耳机热潮,究竟是另一场昙花一现的虚火,还是真能照亮语音交互的未来?

 

日渐激烈:智能耳机的蛮荒战场

2016年,苹果推出AirPods,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超过Beats和Bose两个老牌厂商,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无线耳机;亚马逊“Alexa + Echo”的成功,也让“AI+语音”的技术爆款组合开始显露锋芒。二者共同为如同野兽一样敏锐找寻新猎物的智能硬件厂商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尽管当时无线耳机还是一个很小众的市场,也吸引来了无数跃跃欲试的窥伺者。

不过,一年之后,巨头云集的智能耳机产业依然如同一块蛮荒的处女地,既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绝对的领头羊,也没有人建构出标准化的行业范式。到底发生了什么?

关于这场智能耳机的蛮荒战争,我们可以大致分为三个核心阵营:

1. 科技公司。其实比苹果更早推出智能耳机的是是igyige美国的创业公司。2016年,Doppler Lab推出了一款智能降噪耳机Here one,不仅有降噪功能,还能识别环境、进行声音增强。而在苹果大获成功的AirPods之后,谷歌也很快推出了无线耳机Pixel Buds,主打语音实时翻译;三星推出了自家的Gear IconX,智能语音创业公司出门问问也跟风推出了耳机产品TicPods Free,BAT、华为、微软、亚马逊当然也没闲着,相继安排上了语音蓝牙套件。

2. 传统耳机品牌。在科技巨头们的攻势下,传统耳机厂商最先感受到了危机,他们纷纷为产品加上了语音交互功能,试图避免用户被分流。2018年,捷波朗率先发布Elite 65t无线耳机,支持微软、谷歌等的语音助手;索尼索尼呃也在2018年MWC上推出了Xperia Ear Duo无线耳机。其他诸如Bose、漫步者等耳机厂商也都紧跟着风口。

3. 服务厂商。这类玩家往往有着清晰而明确的场景诉求和消费群体。比如运动产品,用户运动时手机和有线耳机都略显累赘,无线耳机与语音助手也有了独立存在的必要性。咕咚和1more合作同样推出智能耳机,搭载腾讯叮当语音助手。甚至还出现了美团外卖专为外卖骑手设计的智能耳机。内容产品自然也不愿意放过这个重要的信息入口,咪咕音乐就联合科大讯飞推出了莫斯比无线耳机。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智能耳机已经不再仅仅作为作为手机配件而存在,而是以单独的创新型语音交互硬件的身份进入了产业视野。但这一切终归要由消费市场买单。那么,这场大战中,到底有多少产品能够被消费者所记住和铭记呢?赢家目前看来还是苹果。

不难发现,在智能耳机这一领域,科技公司并没有比传统厂商领先多少,传统厂商的既有优势也没能成为杀手锏。既然市场还如此原始,那智能耳机究竟是凭什么引人入胜的呢?

智能耳机这块蛋糕,究竟甜在何处?

智能耳机的价值,与智能音箱在某些地方是高度相似的,比如抢占语音交互入口、布局AI生态之类的。这对企业来说或许有重要战略意义,但消费者想要感知到具体价值却需要漫长的“养成”。

幸好,除了战略意义,智能耳机在现实场景中也自有其特殊之处。

其中一个就是智能耳机+AI功能,不需要对硬件进行非常大的更新,成本也更容易控制,用户不需要付出太高溢价就可以享受到更便捷易用的智能功能,比如语音输入、语音控制等等,这种市场端的利好是智能音箱所不具备的。

同时,相比音箱、手机这类语音终端,智能耳机更加随身、私密,对于环境噪音的处理也更容易,用户在交互时也更加自然。显然,对于一些不那么中二的用户来说,对着耳机说话比对着音箱大喊“AABB”的羞耻度要小多了。

目前来看,智能耳机依然无法脱离手机、音箱等硬件而单独存在,这成为其被产业端诟病的核心要素。因为只要它还必须是其他产品的附庸,那么它始终只是改良而非创新,这是其发展前景大受限制。

而更令人悲伤的是,智能耳机产业至今还没有“基本法”。也就是说,无论是加上wifi硬件就管自己叫“智能耳机”,还是拥有高性能的独家语言算法,都可以打上“智能”的招牌。反正都是改良,体验带来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各家只能自说自话了。

 

撬动耳朵,

智能耳机还差哪些“杀手锏”?

因此,如果想要弄清楚智能耳机的是是非非,有必要对我们认为的智能耳机进行一个基本的定义或者共识(仅供参考):

首先,能够与智能硬件协同操作,实现体验升级。

由于连接的设备还不够多,智能耳机目前能实现的功能还并不够惊艳,或者说,都能被智能手机所替代,比如查天气、记录运动健康数据等等,这样的语音交互就很难实现用户的黏性和留存。

但目前来看,作为新兴交互方式的智能交互到底如何与各类硬件进行交互,并没有太多知识储备可以参考,智能耳机的设计上依然沿用着智能手机、手表的体验逻辑。尽管Google曾经发布过一份可参考的交互规范文档,但主流的选择还是通过“第三次对话还没弄清用户需求就算彻底失败”之类的“原始”方式来规避用户的不良体验。

另外,有交互能力,实现流畅的自然语言理解功能。

对于发烧友或者时尚用户而言,语音交互作为一个很好的噱头存在,将智能耳机当作另一种逼格单品也未尝不可,但这样用户的新鲜感很难持续太久,久而久之不过又变成了一个在“吃灰”的盲目剁手产品而已,智能耳机作为交互硬件的作用也就无法体现。

几乎所有厂商都试图将Siri、Google Assistant、叮咚、小度等智能语音助手的接入,让多轮对话、语义理解等AI能力真实地通过耳蜗传达给用户,才是智能耳机从概念走向真实的重点。

而智能耳机目前亟待解决的,还有信息的远场传递与接收问题。一旦离开了智能手机的一定范围,用户就会面临“失联”的烦恼,并且需要重复连接。

新款的AirPods就试图解决这一问题,比如配备了苹果最新的H1耳机芯片,让连接动作更加稳定和快速。切换设备的速度是之前的 2 倍,打电话时候的连接速度是之前的 1.5 倍。当然,真正“无缝”的连接体验恐怕还需要5G+AIoT的全面覆盖,才有可能实现。

缺乏独立的感知、存储以及计算能力,又依靠高密度的网络覆盖实现云平台附载,短时期内都是智能耳机的短板所在,也是各家努力突破的方向。

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智能耳机才不会总是作为“配角”出现在发布会可有可无的产品介绍PPT上。而消费者的购买理由也才能从“刚好想换耳机,而它刚好带了智能”,变成“只要用过就再也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真需求。

语音交互的新未来应该向何处去?

从几家的最新动作来看,我们还可以发现两个有趣的产业趋势:

趋势一:在硬件创新上,更新幅度很小。

在最新款的AirPods,几乎看不到什么外形上非常大的变化。其他几家在设计上也都保持着近乎于保守的冷静。反倒是都在续航、元器件上不断地下功夫,比如配备了无线充电等等,试图让使用更友好。这侧面说明了,厂商们都把智能耳机的“致用”排在了第一顺位,而非“竭泽而渔”的营销噱头,发展态势更加健康。

趋势二:在语音交互上,技术开始生态化。

智能耳机涉及了非常复杂的技术链条,包括了声学处理、语音识别、语义理解等等NLP核心技术。而这个技术体系的进展本身就很缓慢,AirPods也只是在最新款的产品上,也只是更新了语音直接唤醒Siri的功能。

与智能音箱相比,厂家们对待智能耳机的态度显然要谨慎和耐心许多,英特尔、ARM、谷歌、亚马逊、Facebook等都纷纷牵头成立了自己的产业联盟,试图在产业爆发之前,以生态资源将产业上下游先收拢进自家的鱼塘。

未来,当语音交互真正成为主流方式并进入精细化竞争的时候,很可能就不是一家算法公司与几个硬件企业之间的PK,而是技术平台+硬件联盟之间的对决。

智能耳机作为一个消费级产品,其软硬件一体化结合的紧密程度,对AI算法、AI交互、外观设计等等的依赖,都将起到绝佳的孵化作用。以目前入局者的体量和野心来看,关于智能耳机的争夺只是刚刚拉开序幕。

当他们看到产业全景之后,会发现所处的产业地位是一片纵横捭阖的交通要地,这里围绕着老中青小各种代际人群的窃窃私语,随手一抓都是无尽的宝藏。这时候,他们会无比感谢曾经的自己,在经历了智能音箱的混战之后,依然笃信着语音的价值。

-END-




本文由脑极体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别人家的PPT手机,为什么三星这么急着端上桌

文|曾响铃|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三星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就在要开中国发布会的前几天,提前拿到三星Galaxy Fold手机的媒体们,仅仅试用了两天后,就开启集体吐槽模式,屏幕隆起、闪屏、黑屏。。。。。。甚至直接“阵亡”,完全不能使用。

都说早起的鸟有虫吃,赶在华为之前发布折叠屏手机的三星吃到的却是一堆土。

尽管针对目前出现的问题,三星已经有一些解释,比如屏幕上的保护膜不能轻易撕下,使用说明书上也确实有一条警告:如果撕掉保护膜或贴其他膜,可能导致手机损坏。

也表态称:将彻查故障原因。

只是全球用户还愿意等吗?

别人家的PPT手机,为什么三星这么急着端上桌

诚如大家看到的,今年发力折叠屏手机的厂商远不止三星一家。

1月,小米就公开了首台双折叠屏手机,随后便引发了小米与柔宇科技的一场“口水战”。柔宇科技副总裁炮轰小米双折叠手机是无技术、无量产、无整机的手机。并称:“全球首款真正的可折叠柔性屏手机柔派在2018年10月发布并在柔宇官网销售。”

接着2月,华为发布首款5G折叠屏手机——华为Mate X,称是“全球最快的可折叠5G手机”。

OPPO、vivo等厂商纷纷跟进,自爆自己家的折叠屏手机,但他们的共同点是:放在玻璃瓶子里面!联想杨元庆直接开怼说“很多厂商依然在做PPT产品”。

大家都没有真正把折叠屏手机推向市场,为什么三星要去争做这个第一。

1、 市场颓势难改,需要“力挽狂澜”的产品来支撑

无论是全球市场,还是中国市场,智能手机市场整体下滑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三星尽管还是第一,尽管跟着下滑很自然,但尴尬的点在于,老大哥倒退的时候,小弟华为追上来了。

这可以参考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最新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前五名分别是三星、苹果、华为、小米和OPPO,市场份额分别为:22%、15%、11%、小米8%、OPPO7%,三星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8%。而按照华为官方的数据,2018年前三个季度,华为已经超过苹果公司旗下的iPhone,成为全球出货量第二的智能手机品牌,慢慢逼近三星。

再参考国际数据公司IDC的数据,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三星的销量市场份额只剩0.8%,销售额市场份额也只有1.6%。

IDC数据:三星手机市场份额只占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0.8%

IDC数据:三星手机市场份额只占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0.8%

要知道,三星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从2013年的35.5%一路下跌到现在的22%,只用了6年时间。而在中国从过去的20%跌到现在0.8%,也只是华为崛起的这几年光阴。

所以不管是全球市场,还是在中国市场,三星都需要一款明星产品来提振士气,改变颓势。

2、利润还在,但价格段没有守住

承接第一个原因,三星手机依然坐拥老大位置,也拥有较好的利润率,比如参考Counterpoint2018年手机品牌利润排名的数据,苹果和三星分别“吞掉”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整体利润的73%、13%,中国所有手机厂商只拿到整体利润的13%。这意味着,在全球盈利能力上,三星手机仍然相当于所有中国手机厂商的总和。

但危险的信号是,拥有高利润空间的高价位段市场,三星正在一步步丢失。

依然是Counterpoint的数据,在2018年全球高端智能手机市场排行榜中,苹果、三星、华为、OPPO、一加分别以51%、22%、10%、6%、2%的份额,位列前五,其中三星较上一年市场份额减少了1%。

而且过去中国手机品牌四强(华米VO)一直在中低端,现在都在往中高端走,比如华为拥有华为和荣耀双品牌,华为mate系列和P系列成功打入国际市场,并和三星的高端手机直接对垒。过去死守2000元至3000元价格段OPPO和vivo也在去年发布4000价位段的Find X和NEX,和三星的Galaxy Note系列和S系列开始PK,vivo还发布了定位高端的新品牌iqoo,再加上小米9价格上扬到3000元,三星手机的高端市场地位岌岌可危。

再看中国市场,参考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发布的数据,2019年3月中国畅销手机TOP20里面,没有一款三星的手机上榜。

图片来源:第一手机界研究院

高端市场份额下滑,明星旗舰机型不再,三星手机上下失手,这才是三星最令人担忧的。

3、“创新”标签丧失,三星手机翻身的机会就更少

过去苹果三星一直坐享“创新”标签红利,稳坐第一第二宝座,比如苹果被国人奉为割肾机,多半是因为每一代苹果手机都代表当年手机产品创新的极致。

但三星手机却成也创新,败也创新。

三年前三星Galaxy Note7爆炸门事件就是由于三星创新步子迈得太大,最后自毁前程。当时Galaxy Note7因为拥有双曲面屏、IP68级防尘防水、全新虹膜识别、唯美的珊瑚蓝配色等创新性功能被媒体和大众疯狂追捧。可惜因为太过在意创新,而忽视了创新中的风险,最后折戟沉沙。

而后,三星似乎谨慎了许多,但创新的标签正在失去,同行的刘海屏、水滴屏、机械全面屏、滑盖全面屏、挖孔屏相继登场后,三星不得不快速拿出更加颠覆性的创新型手机,三星这款可折叠手机Galaxy Fold手机一度就承担起完全从Galaxy Note 7电池爆炸丑闻中走出来,重拾创新标签的重任。市场研究公司CCS Insight研究员一度认为,Galaxy Fold能让三星再次引领手机创新。

可惜,这次,又未能如愿。

三星还要不要死磕手机?

三星折叠屏手机评测翻车后,媒体纷纷发文质疑会不会重蹈Note 7爆炸覆辙?甚至有贴心网友善意提醒“三星不要再做手机了”。

其实以响铃看,三星还能不能做手机,至少需要回答这两个问题。

1、 手机市场还有没有空隙

前面我们已经说了,全球手机市场下滑已是挡不住的趋势,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其中的机会点。

首先:高端手机“逆势”上扬,三星手机若能保住高端市场份额就仍有机会。

我们参考Counterpoint的数据,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4%,这是连续第5个季度出现下滑。但高端手机去年出货量同比增长了18%,总体占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近四分之一(22%),这不排除中国手机厂商推出高端手机的助力。所以高端市场,三星手机依然值得一搏。

其次,在全球局部地区,依然有增量市场。

比如刚说到的高端市场,去年亚太地区增长最快的地区,同比增长27%。其中,中国高端手机市场同比增长37%,美国同比也增长了10%。另外,其他国家也有空间,比如高端价位段中,印度尼西亚增长了54%,俄罗斯增长了+28%,加拿大增长了+22%,墨西哥增长了+22%,泰国增长了+20%,印度增长了+14%等等。所以只要三星对区域市场的细分市场做重点进攻,并充分利用好自己的技术研发优势,在人工智能、摄像头、全面屏和内存配置等方面提供更加稳定的新品,三星手机依然有机会重回大众视野。

2、如果暂停手机整机业务,三星能不能老老实实退居二线做供应商?

这个问题其实可以拆开为几个问题:

第一,三星该不该放弃这次借折叠屏翻身的机会?响铃的建议是,放弃,至少不应该把宝全部押在这款折叠屏手机上。

一是可折叠技术难度实在太高,风险点太多。尽管按照第一财经日报的数据,目前三星占据了柔性AMOLED手机屏超过90%的份额,但用柔性AMOLED面板做可折叠手机屏,用武汉华星光电半导体显示技术有限公司厂长朱信庆的话说,“上面要有硬度还要柔软,表面要缓冲又要保护,既要有弹性又要有膜亮,还要平坦,OLED的难是难在这里。”

因为折叠手机需要的材料多达十几层,无论是内折还是外折,都要解决长度差的问题,不但设计这块屏有难度,还会影响电池、元器件的布局和功能。而且

按照朱信庆说的,折叠手机包括Cover window(盖板玻璃)在内这十几层材料“是由各种胶贴合起来的,胶弯折以后容易发生变形,变形之后可能不会回到原来的状态,这样在应用的时候会产生一个硬度下降。”

所以可靠性和良率是现阶段过不去的坎。尤其是在复杂的铰链系统上,总有出现损坏,过去大众用户已经摈弃的滑盖、翻盖手机,都是因为这些有活动部件的手机的损坏率远远高于普通手机。

二是折叠屏手机对于整个供应链的要求也极高,除了刚说的OLED屏“要在硬度、延展性、耐久性之间,找到一个最完美的平衡点”,无论是上游原材料的提供,还是中游面板厂的产能、良率、性能,亦或是下游终端厂家的机构设计,整体厚度的解决方案,甚至硬件实现后UI的改变等方面,一旦出现瑕疵,都会满盘皆输。事实证明,三星的这款折叠屏手机并没有做到足够好,甚至上市的基本条件都没有具备。

三是折叠屏手机的市场空间并不一定大。2007年苹果发明iPhone,开启智能手机新赛道,但折叠屏手机完全没有到重建手机市场的阀值上,如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的分析师所言,“未来五年,折叠屏手机预计只有3000万部的销量,占整个市场的5%。”我想他们最担心的还是耐用性,平板手机都容易摔坏,何况折叠屏,其次是价格,短时间还没法把零售价压到大众能消费的范围,苹果手机过万的手机都不得不一降再降,市场自然不愿为这种缺少刚需功能又昂贵的产品埋单。

第二,三星如果“乖乖”退居二线,能不能“稳稳”地赚钱?

大家对三星的强大可能只有耳闻,并没有实际感受,我先说几个数据。

2017年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额为1.5308万亿美元,三星营收占GDP13.8%。按照这个比例,2017年中国GDP总量为82.71万亿元,中国如果要有一家能有类似的体量,营收就应该超过11.41万亿元,但即便是世界500强排名第二,中国第一的国家电网公司2017营收也只有2.4万亿元。

目前三星在手机的核心零部件芯片、内存、屏幕上,依然是全球第一霸主。

2017年三星凭借53.6%的年增长率,取代霸榜25年的英特尔成为2017年全球最大半导体厂商,成为全球营收第一的半导体企业。

2018年上半年,在半导体销售量三星依然保持全球第一。

屏幕上,目前三星OLED屏幕份额全球第一,DRAM内存领域全球第一,享有70%的市场份额。苹果的iPhone X、国产的中高端机华为、小米、OV都离不开三星的核心元器件。

过去三星一直在代工芯片、供应存储、屏幕等上闷声发大财。芯片和屏幕等一度占到三星约90%的利润,三星手机充其量贡献了10%的利润,手机一直三星的副业。

但危险的信号还是来了。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三星电子在近日开盘前意外发业绩预警,称其2019奶奶第一季度净利润数据会令市场失望。“盈利不佳预期的原因是公司主打产品存储芯片和显示屏幕的价格均进一步下跌,且跌幅超出了预期”。

这一方面是因为芯片市场需求疲软,二是三星显示屏客户的需求增长正在放缓,行业价格战对三星的价格战影响很大。不过更大的麻烦还是“国际芯片和显示屏市场的疲态严重冲击了出口拉动型韩国经济。迄今为止,韩国出口已连续三个月下跌,2月出口甚至出现两位数跌幅。”在2019年2月份,“韩国半导体产品的出口出现了25%的同比跌幅,创出2009年以来最差表现。”

以此同时,响铃还想特别提出一股来自中国的特别力量。

就本文重点讨论的柔性屏上,据行业人士预计:中国大陆从2018年至2022年的柔性AMOLED面板的复合增长率达24%,到2022年中国柔性AMOLED面板产能将占全球53%,超过韩国。

如今三星可谓内忧外患,腹背受敌,在净收入创出两年来跌幅最大后,三星曾在1月表示将削减支出,以集中精力提高其存储芯片业务的盈利能力。而去年四季度,三星电子净利润8.5万亿韩元,季环比下跌35.6%,同比下跌30.95%。

故去一骑绝尘的三星开始表现出“老骥伏枥”的疲惫感,这也意味着三星再也不能安安稳稳依靠做供应商躺着赚钱了。

而重振三星手机是不得不跨越的坎。

只是,这次折叠屏,并没有出现惊喜。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科技向令说】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多家创投、科技网站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高级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5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END-




本文由曾响铃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三位设计师在苹果合计拥有近50年的工作经验。

AV网消息(编辑:黄尘):4月26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里克·泽肯德佛(Rico Zorkendorfer)和达尼埃莱·德鲁里斯(Daniele De Iuliis)最近已经离开苹果,Julian也准备在未来几个月离开。三位设计师在苹果合计拥有近50年的工作经验。
泽肯德佛在声明说,他准备从职业生活中暂时退出,休息一段时间,与家人多相处,他还说,作为苹果设计团队的一员,他深感自豪。泽肯德佛称,苹果很好,在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Jony Ive)的领导下,会有新鲜血液发挥作用。
在声明中,泽肯德佛还说:“我们有出色的新设计师,非常新的一代。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做的事能够继续。人才充沛。”
此前,丹尼·科斯特(Danny Coster)在苹果工作23年后离开去了GoPro,设计师克里斯托弗·斯特林格(Christopher Stringer)为苹果工作21年后于2017年离开,他拥有大量突破性设计专利,当中许多与iPhone有关。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手机“变色”简史

2019年4月30日 | 未分类 | 没有评论

如何利用好色彩创意,来重新构建新的产业逻辑,或许是今天摆在所有手机厂商面前的机会与挑战。

今天的小盆友如果挑选自己的“第一部手机”,绝对可以安心做一个“颜控”。

各种颜色都有无穷选择,比如黑色就有星钻黑、幻影黑、精灵黑、无垠黑,金色有原子力金、魔幻金、璨光金,落日金、流光金,还有冰原银、雪晶白、雪域白、镜像银、元素白,红色系也有女王粉、樱粉金、波尔多红、勃艮第红、法拉利红,绿色有冰玉蓝、青川绿、薄荷绿,小众色诸如知更鸟蓝、蓝楹紫等也是应有尽有。一种色太单调?那渐变色、特供版、定制版了解一下吧。

在这么多幻彩机身的影响下,贴膜、套壳已经快要古早的像是上世纪爷爷辈才会干的事情了。

可以预见的是,色彩必将成为为手机市场带来活力最重要的一道视觉大餐。这也引发了我们的好奇,手机颜色的推陈出新,真的是靠设计师们信手拈来或“工匠精神”的灵感迸发吗?

经过一番历史性回溯之后,我们认为或许可以用时尚圈的逻辑来解释这一切。

在时装剧《穿普拉达的女王》中,时尚主编女魔头米兰达面对身穿蓝色毛衣的小菜鸟安迪,说了这样一番话——

你以为你是按自己的意思认真地选出了它(蓝色毛衣),但你不知道,从2002年Oscar de la Rent 的发布会第一次出现了天蓝色礼服后,天蓝色就出现在随后的8个设计师的发布会里,然后才风行于全世界各大高级卖场,最后大面积的流行到街头,最终才有了你会在廉价卖场里买了它。而且,它其实不是蓝色也不是青绿色或琉璃色,是天蓝色。

在普通人眼里,手机颜色并没有什么重要,无非是顺眼或者不顺眼。但在手机厂商眼里,却是意义重大的。

今天我们不妨就戴上“有色眼镜”,一起来找一找令智能手机“变色”的那只“无形的手”。

一部“变色”史,半部硬件泪

放眼整个手机市场,早已是个色彩斑斓的花花世界。不过将时间倒回到十年前,那个时候“看脸党”只能在手机造型设计上做文章,想要点黑白灰红之外的颜色,对不起,出门左转买个座机吧。

太古老的手机,比如当年杨幂唐嫣等明星美少女人手一只的夏普翻盖手机等等,咱们就不过多展开了。就从2008年一代功能机霸主诺基亚推出全触屏手机5800开始吧。

风靡一时的诺基亚5800一共推出了三个颜色:银黑色,红色和蓝色。其中最受欢迎的是“黑色精英版”。全屏触摸的直板设计,采用了windows系统的“智慧”属性,连续播放音乐35小时等娱乐功能,足够让手持5800的用户成为街上最亮的仔,颜色什么的,还要啥自行车。事实上,当时的国行只推出了黑色一个选项,但销量依然很好。

自此,智能机市场正式开始。

受限于整块屏幕, 手机外观也只能在各种触屏滑盖旋转盖之间闪转腾挪。于是手机厂商们纷纷把主意打到了颜色身上。

一贯擅长以颜色取胜的索尼,在当时就不负众望,推出了粉色、酒红色、浅蓝色等迷倒无数少女的稀有色。甚至还有绿色和紫色版本。

2009年,朵唯女性手机横空出世,更是将“女性手机”这一概念,以及各种明艳色彩带入了功能机市场。顺着这个思路,靠颜色争夺女性市场也成为手机厂商的核心卖点和增长策略。

LG的棒棒糖、冰淇淋系列,联想的“水波纹四季旋转”,TCL的宝石系列,天语的胭脂手机,诺基亚210系列,各种特殊色汹涌而来,可劲儿地朝“少女心”上招呼,将一贯主导商(老)务(气)精(横)英(秋)范儿的手机市场装点得五彩缤纷。

随着3G、4G的迭代,很快乔布斯在2010年推出了iPhone 4。这款真·智能手机,配备了500万摄像头,采用苹果A4处理器,支持双频HSDPA/HSUPA3.5G基数,最高下载速度可以达到7.8Mbps。

这款真·智能机很快展现出它所向披靡的“网上冲浪”魅力,即使续航时间并没有显著提升,电池能耗仅能支持通话7小时,双面玻璃机身的设计也在一篇塑料彩壳中独树一帜。也许是“五色令人目盲”, “性冷淡风”的黑与白,很快随着iPhone 4 的热销,成为逼格的代名词。自那以后,苹果就开启了手机界“带货女王”的时尚人生。iPhone 5s土豪金出现之前,市面上的高端手机几乎就只有保险的黑白。

爱玩颜色的索尼不服输地从初代 Xperia Z 就试图将红色、紫色放进玻璃+金属中框的设计上去,但都在IOS阵营的庞大攻势下不成气候。

2013年9月,iPhone 5s 问世,依然采用了蓝宝石玻璃设计,并在黑白灰之外,推出了第一款“土豪金”。2015年, 伴随着iPhone 6s的到来,玫瑰金再一次风靡全球。

这期间,金色作为“土豪”+“科技”的代名词,成为时尚弄潮儿的专属配色。当时还涌现出了许多同款,比如香槟金,玫瑰金,流光金等等。

但是,总让苹果出风头也蛮令其他厂商郁闷的,更何况玻璃面板实在加工难度太大,成本也高。“苦苹果久矣”的安卓厂商就试图开始抗争了。

既然玻璃面板上已经玩不出更多花样,消费者还总是为了防摔而给它套上千奇百怪的壳与五彩斑斓的膜,那么咱们换一种材料怎么样呢?

塑料是不行的,虽然可以实现花式上色,但那岂不是再开历史的倒车?更何况质感也确实差了一点。于是,以铝合金和不锈钢为主的金属材质就正式上位了。最早使用全金属机身的是HTC在2013年就发布过的机型M7。不过,材质的改变给机身颜色带来的惊喜,最终还是落到了苹果身上。

iPhone 6采用的全金属外壳,使得手机背部的上面和下面不得填充了两条塑料带,这个被网友戏称为“白带”的配色设计,很快又被“拿来主义”的中国手机市场广泛采用。

当然,金属机身也带来了着色的难题。苹果曾通过阳极氧化工艺对铝合金的 iPhone 5 尝试煤炭黑色设计,结果以“掉漆门”的失败而告终。到了2016年iPhone 7上市的时候,苹果就解决了这一问题,推出了媲美陶瓷质感的 Jet Black (亮黑)外壳,以及爆款“中国红”。

“中国红”风靡之后,OPPO R11、努比亚Z17、荣耀V9、一加5T等也都推出过红色的版本。这次,手机上千篇一律的白条可算是消失了。

飞速进入2017年,此时铝合金材质仍是主流。但颜色却前所未有地丰富起来。除了红色之外,OPPO在当年春季推出了褪色版的R9,华为P10则一口气推出了金兰黑白粉绿六种颜色,红米的“初音绿”也斩了不少二次元粉丝,热爱在颜色上搞事情的索尼,推出的静谧蓝和冰蓝也足够独特。

不过,纯色手机的好日子至此也就快终结了。2017年,也是5G开始悄然萌芽的历史性时刻。而金属材质对手机天线布局的影响大大妨碍了5G信号的传输。于是,很快玻璃材质再一次回到了历史舞台。

但是,已经用过的材质如何才能重新激发起消费者的购买欲呢?更加“出色”的渐变跻身就成为刺激消费升级的一大动力。这一次,苹果没能赶上“科技以换壳为主”的潮流,“时尚icon”变成了中国手机厂商。

渐变色的“初体验”是2017年OPPO发布的一款R11王者荣耀特别版,采用了红蓝渐变色系,但由于是限量版,并没有大范围流行起来。

真正让渐变色掀起潮流的,是2018年初华为在 P20 上推出了由紫和绿组成的极光色机身,此后又在Mate 20 系列的翡冷翠配色中,为玻璃机身加入了特别的雕刻纹路,来增强美观度。很快,又推出了蓝紫绿渐变的Twilight(暮光色)。此后,魅族、OV、小米等迅速跟进,将纯色手机送进了“OUT”的行业。

当然,在手机“变色”的潮流中,还有一些小众的独特设计。比如摩托罗拉在MOTO X上采用竹制背壳,土豪手机品牌VERTU上各种稀奇古怪的珍稀皮质,还有小米MIX上尝试的一体式陶瓷机身与透明背板……

至此,我们可以从手机“变色”史上,看到手机话语权的转移,消费市场的变迁,供应链技术的升级、通信网络的更迭等等,这些艰涩的技术名词和复杂的产业巨变,其实最终都落地在了一部手机的流行色身上。

被色彩串联起来的那些产业密辛

某种程度上,了解了那些影响手机颜色的关键因素,也就明白了,究竟是什么在主导近20年手机市场的风云变幻。

1.材料工艺的影响。

从手机颜色的发展史中不难看出,机身材质对于手机制造的重要程度。实际上,手机从诞生之日起,就是在材料学的桎梏下起舞。从塑料(聚碳酸酯)到金属再到玻璃,材料的着色性几乎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比如古早时期普遍采用的塑料材质,就呈现出了五彩斑斓但手感较差、散热性低的用户体验,现在,塑料机身也会被应用在一些低端的千元机身上。而玻璃机身则很容易出现易碎、加工难度大、成本高等问题,导致稀有色在厂商的营销策略中被放在了后面。金属机身虽然扛造,却容易引起电磁屏蔽,阻挡信号,也很容易掉色,正在变得越来越鸡肋。其他如竹木、陶瓷、皮革、橡胶等等也都有着各自的优缺点。

为了最大程度地“趋利避害”,手机设计和工程部门不得不绞尽脑汁研究这些材料性能。比如初代 iPhone 也曾试图将铝合金与塑料拼接起来,提升机身的质感。HTC One的设计部门还努力将注塑天线控制在了 1.5mm 以内,解决金属机身会对 NFC 和信号发射产生干扰的问题。OPPO在机身镀了一层厚 15μm 的氧化膜来保证色彩牢固度……

早期,材料工艺解决不了的视觉问题,可以让消费者通过贴膜、戴套的方式来“凑活”。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裸奔”的当下,寻找综合实力更强的新材料,并为其赋予工程化意义,就成为手机厂商无法规避的技术性问题了。

2.技术边际的触顶。

智能手机刚开始还能凭借技术进步迅速转化成市场口碑和销量。比如双核处理器第一次用到手机上,屏幕指纹识别的第一次出现,AI技术的流畅度加持等等。但近两年智能手机的“边际效应”已经越来越明显,弧面玻璃、一体化金属机身、人脸识别解锁、物联网操控等等,再高端的工业设计都很难在引起用户的惊叹,因为很快相似的东西就会出现在其他厂商的旗舰机发布会PPT上。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全新配色之于手机的意义就不言而喻了,不仅能让消费者重新产生换机的热情,还能够通过独特的配色工艺与其他厂商拉开差距。比如玫瑰金配色,就使得在新品设计上创新性了了的iPhone 6s卖出了新高价,亮黑配色又帮助iPhone 7打破了苹果的出货记录。不过这种玩法搞多了也容易被反噬,很多人就嘲笑苹果那几年是在走诺基亚(科技以换壳为本)的老路。

3.产业话语权的迁移。

颜色,从来只是“权力”的附属品。从这个角度来看,手机流行色的主导者,本身也就掌握着产业话语的核心权柄。举个简单的例子,魅族和OPPO都早于苹果推出了红色版的手机,华为曾经推出的“清新绿”也非常特别,索尼更是将色彩玩到了新高度。但这些都没有办法改变,10s年代始终跟在苹果身后亦步亦趋的事实。

但苹果真的那么强大吗?现实是,如果技术和工艺没有提升,苹果也只能在产业链的限制下选择那些成熟的颜色,比如“深空灰”。

消费者之所以愿意追捧并为苹果买单,比如iPhone 5s带火了“土豪金”,iPhone 6s带火了“玫瑰金”, iPhone7带火了“中国红”,本质上还是苹果在软硬件创新上的先发优势以及成功的品牌塑造。这一点上,安卓手机厂商当时几乎无人可出其右,反映在“流行色”上,自然只能一次次地选择跟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流行色icon”其实代表了一种权力,一种对于智能手机消费市场的权威定义。孵化这种力量需要复杂的水土条件,比如对底层材料技术的投入,对供应链的掌控和输出能力,AI软硬件的极致体验突破,品牌高端化的上探,全球市场的综合影响力……

如此多的影响因素,才能最终投喂出一个产业的“流行色”。如何利用好色彩创意,来重新构建新的产业逻辑,或许是今天摆在所有手机厂商面前的机会与挑战。

-END-




本文由脑极体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