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Home / 分类:未分类

折叠屏手机,出道即巅峰?

2019年7月15日 | 未分类 | 没有评论

想让消费电子产品整体进入“折叠时代”,也许要等待某个尚未出现的新变量——如果它真存在的话。

现在想来,用“出道即巅峰”形容去年底惊艳亮相的折叠屏,或许是个令人尴尬的事实。

几天前,三星移动业务负责人高东真向媒体坦言:“我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匆匆推出Galaxy Fold,现在的情况很尴尬。” 

众所周知,在即将正式发布前的媒体评测阶段,三星Galaxy Fold被曝出不少破绽,比如屏幕表面的保护膜被揭下后导致屏幕中央折痕明显,此外还有铰链等问题,原定4月26日全球上市的三星Galaxy Fold,至今已难产2个月有余。

好在它并未就此夭折,据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三星已完成对Galaxy Fold的重新设计,据看过最新版本Galaxy Fold 的人介绍,三星扩大了保护膜面积,铰链位置也不再与屏幕齐平,而是略高于屏幕,这会缩小机身与屏幕的间隙,避免碎屑进入。

不过,Galaxy Fold的具体发售日期尚未最终确定。

而谈及折叠屏技术在此前的相对脆弱,有人甚至认为,三星Galaxy Fold的前车之鉴,在一定程度上让华为推迟了可折叠手机Mate X的上市。

据媒体报道,华为Mate X之前也曾进行过小批量测试,尽管外媒普遍对其赞誉有加,但也有部分媒体指出,Mate X在细节上也存在一些小瑕疵,比如屏幕易留下划痕,弯折位置不平整,影响视线反光现象等问题。

所以在一些人眼中,在对待折叠屏的态度上,无论三星还是华为,委实都有些“赶鸭子上架”——事实上,就像我在今年2月的一篇文章中所言:折叠屏手机在鲜花丛中被急促地推上历史舞台,更像是被某种合力“催生”的产物。

这股合力,来自用户和商家两端。

在用户一端,直板智能机诞生已有十余年,不同创新方向的“低垂果实”被慢慢摘尽,但活在“技术爆炸”幻象中的人们,已经看惯了新东西的层出不穷,他们想要看见新东西,而折叠屏在直观上的光芒万丈,成为突破大众审美疲态最夺目的曙光。

而在手机厂商一端,在血腥的市场博弈中,如果A厂发布完新品后没多久,B厂就“首发”了个新技术(哪怕并不十分成熟),那A厂就只能不顾上代新品用户的感受,隔两三个月后选择跟进,整个手机市场也如蜕皮一般在半年内完成一次翻新。

某种意义上,如今陷入尴尬的折叠屏手机,就是在军备竞赛中诞生的“早产儿”。譬如英国《独立报》就指出,三星在去年11月就对外放出Galaxy Fold的预告,但自那之后,华为和小米都亮出了自家的折叠屏手机,Mate X更是成为三星在折叠屏手机领域中的“最大威胁”,这种巨大的外部压力,导致三星在进行足够的技术测试之前就匆忙发布了Galaxy Fold。 

由于过度早产,“畸形”也就在所难免。

但依我之见,相比于技术维度的不确定性,折叠屏真正致命的不确定性,是其时代意义并不清晰,如我之前所言,与其说折叠屏手机是一次伟大变革的序曲,不如说是一次因“技术过剩”导致的插曲。

从厂商的角度,折叠屏的问世,似乎有一个不证自明的逻辑起点:从键盘到触屏,从粗边框到全面屏,手机的进化,一直都是在不破坏便携性的前提下尽量增大可视面积,而当如今手机已基本6英寸起步,屏占比95%以上,这个时候,除了整体切换赛道,在形态上做文章,似乎已别无他法。

但在现实一端,真相很可能是,在手机这个形态上,人们已经不需要更大的屏幕了。更何况许多人觉得,“手机可以折”看起来蛮酷,但除了可以折,很难看到它在功能创新层面有显著跃迁。

事实上,在现阶段,折叠屏实现的仅仅是把平板电脑装进口袋的需求,其目标用户很可能是“便携平板”用户,但这个群体人不多,平板电脑市场体量大概仅有智能手机市场的1/10,卖得还不如传统PC多,不久前谷歌宣称将不再推出Pixel系列平板电脑的消息,更是在急迫地宣判平板电脑市场的死缓。

而说来也巧,几乎与此同时,据福布斯报道,苹果或将在未来推出一款搭载可折叠屏幕的iPad平板电脑,以对抗2020年将发布的双屏幕surface平板电脑。

嗯,倘若非要对比的话,相比于“被折叠”的手机,我更看好“被折叠”的平板电脑,为什么?

因为前者貌似贴合人性其实是反人性,但在夹缝中求生的后者,似乎还谈不上什么人性和反人性——毕竟当智能手机越来越大,当笔记本电脑也可键盘分离用上触控,许多人真的不知道用平板电脑干什么……每天,它静静地躺在床边,就像是乏味婚姻里的另一半,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个时候,它想变大,就让它变大吧。

总之,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平板电脑,想让消费电子产品整体进入“折叠时代”,也许要等待某个尚未出现的新变量——如果它存在的话。

作者:李北辰,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

-END-




本文由李北辰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华为P30销量破千万有多少含金量?

2019年7月5日 | 未分类 | 没有评论

华为手机在高端手机市场与三星和苹果差距甚远,P30和P30 Pro的占比可能不高

华为P30系列手机上市仅仅85天销量就突破千万,较去年的P20销量破千万提前了62天,显示出它并未受到近期美国因素的影响,在高端手机市场继续高歌猛进,那么华为P30系列销量当中又有多少来自P30和P30 Pro呢?这两款机型才真正称得上是高端机型,代表了P30销量破千万的含金量。

P30和P30 Pro的占比可能不高

按照华为公布的这份数据,P30系列一个月的销量大约在352万左右。华为没有公布P30 lite版的占比,不过从市调机构给出的数据可以大概推算出P30 lite版的占比。

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公布的5月份3000+和4000+手机热销排行榜显示,华为P30、P30 Pro的出货量分别为66万、52万,合计为118万台,同期由于美国因素的影响,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受挫,估计P30、P30 Pro在海外市场的出货量应该远少于国内市场,由此可以推算出应该P30 lite版的占比应该相当高。

事实上华为在2018年推出的旗舰手机P20也显示出P20 lite版的出货量超过P20、P20 Pro,据counterpoint公布的2018年5月份全球热销手机排行榜显示,P20 lite版位居第七名,而P20、P20 Pro均未进入榜单,就显示出P20 lite版占比相当高。

华为旗舰机型P系列的lite版更受市场欢迎与它的价格较低有关,2018年上市的P20 lite版在欧洲的售价为369欧元,折合人民币大约为2900元,仅有P20的56.9%;P30 lite版在国内被命名为Nova4e,定价仅为1999元起,属于一款在2000元价位内的手机,而P30的售价则高达3988元,前者的售价不到后者价格的一半。

华为手机在高端手机市场与三星和苹果差距甚远

市调机构counterpoint公布的今年一季度400美元以上手机市场的份额排名显示,苹果、三星、华为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7%、25%、16%,显示出华为与三星和苹果的差距依然较大。

近期市调机构counterpoint公布的二季度三星的galaxy S10的销量为1600万台,较华为的P30系列销量要高六成左右,而S10最便宜的版本S10e的售价也高达4999元起,较华为P30高出近千元;如果华为P30系列去除lite版的话,估计P30的销量较S10的销量要少得多。

苹果虽然饱受创新力下滑的诟病,不过它在高端手机市场依然独占鳌头,2018年iPhone的销量超过两亿,而P20系列销量只有1600万。即使在中国市场,虽然iPhone销量持续下滑,但是依然在高端市场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今年618大促期间,苹果的iPhoneXR在连番降价之后,勇夺618手机销量排行榜第一名,而华为上榜的主要是2000元以内的手机,凸显出在高端手机市场iPhone依然是无可争议的领导者。

618热销手机排行榜同样显示出,华为手机的销量猛增主要依靠的还是荣耀畅玩8等中低端机型,其旗舰机型P30仅有P30 pro位居榜单第十一名。

当然华为手机在高端手机市场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近几年它在高端手机市场的份额不断上升,市调机构counterpoint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华为在高端手机市场的份额分别为8%、10%,今年一季度更是猛增到16%,进步快速,只不过华为在高端手机市场与三星和苹果的差距是明显的,这也是事实。

————————————–

柏铭科技 BMtech007

-END-




本文由柏铭科技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库克怒了

AV网7月2日消息(编辑|铭瑄)作为苹果软硬件产品的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即将离开苹果的消息后传出后引发强烈关注。

有外媒报道称,乔纳森·艾维之所以离开公司是因为库克已经对产品设计失去兴趣。

对此,苹果CEO库克在发给NBC新闻记者Dylan Byers的电子邮件中进行了回应,称这个报道非常“荒谬”,并表示“结论与现实不符”。

库克在电子邮件中称,报道非常荒谬,跟事实严重不符。报道缺乏对苹果以及苹果设计团队如何工作的基本理解,完全曲解了各种关系、决定、事件,我们甚至不认识报道中所描述的公司。

库克还称,苹果的设计团队“非常有才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他们正在开展的项目将会让你感到震惊。”对库克来说,这是一个罕见的举动,通常不会看到其直接与记者就苹果内部改组进行沟通。

据此前报道,艾维将于2019年晚些时候辞职,寻求开创自己的事业。许多人都认为,艾维的标志性设计引发了一场革命。

“我在苹果公司工作已近30年,经历过无数项目,期间最让我自豪的是,我们创造了无与伦比的设计团队、流程和文化。今天,这个团队比苹果公司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更有活力、更有才华。”艾维说道。“埃文斯、艾伦和杰夫都是我最亲密的合作者,而在他们的出色领导下,这个团队肯定会蓬勃发展下去。我对我在苹果公司的设计师同事有着无比信心,他们仍旧将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期待着能在未来的许多年里与他们合作。”

据《金融时报》报道,LoveFrom将于2020年正式成立,届时苹果公司将会成为该公司的第一个客户。著名的工业设计师马克·纽森(Marc Newson)将会加盟LoveFrom,他参与过苹果公司许多产品的设计工作,最早是从合作设计Apple Watch开始的。

“虽然我将从苹果公司离职,但我仍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参与(苹果公司的设计工作)——我希望未来很多年都将如此。”艾维在一次采访中说道。“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正是作出这种改变的恰当时机而已。”

-END-




本文由铭瑄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小米又抄袭?

AV网7月1日消息(编辑|谭松):小米将于7月2日正式发布全新打造的小米CC系列手机,包括CC9、CC9e、CC9美腿定制版等,在宣传造势方面可谓声势浩大。但近日却翻车了。

有数码博主表示, 对比了小米CC9 Mimoji萌拍形象与苹果的Memoji,认为二者高度相似,存在抄袭嫌疑。

根据网友给出的对比图,虽然小米的Mimoji明显要好看一些,但其与苹果的Memoji(左)确实相似度很高,两者也就是细节上有区别。

小米公司发言人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注意到有微博数码博主发起了关于小米CC9 Mimoji功能形象与iPhone相关形象比较的讨论,及随之引起的质疑争议。声明指出,已在公司内部进行了自审自查,确信Mimoji萌拍形象没有对其他友商包括苹果进行任何抄袭。

同时,小米方面称,若有抄袭将公开道歉并严肃处理,若无法证明,将对恶意造谣者等通过司法途径追责到底。

小米集团公关部总经理徐洁云也措辞强硬地表示:“如果查实我们错了,我们会公开道歉,承担责任,并严肃处理责任人;如果事实并非如此,之前轻率传播谣言的人是不是也可以公开道歉,并承担起法律责任?”

显然,这样的回应有点模棱两可。

对此,原博主也做出了自己的回应,表示自己就是经常玩iPhone的Memoji,然后看到小米的卡通形象就想到了苹果的,就是对比一下而已,而小米的声明太吓人了。

她强调没有什么幕后黑手,这样真的挺没劲的,“都不想搞机了,以后我好好用苹果吧”。

-END-




本文由谭松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在他宣布离职后,苹果股票盘后急速下滑1.3%,市值抹去90亿美元。

AV网6月28日消息  据苹果官网27日给出的一份声明称,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维将辞去在苹果公司的正式职务,创办自己的独立设计公司LoveFrom,并将苹果公司列为主要客户之一。对此,艾维和苹果均表示将在未来展开一系列合作。在他宣布离职后,苹果股票盘后急速下滑1.3%,市值抹去90亿美元。
苹果公司CEO库克有言,“艾维是设计领域的标志性人物……苹果将继续从艾维的才华中受益,并通过他所建立的才华横溢、充满激情的设计团队与其直接合作独家项目”。
艾维则表示:“经过近30年的努力和无数的项目,我最自豪的是我们为苹果打造了一支无与伦比的设计团队,以及独特的流程和文化。”
艾维于1992年加入苹果设计团队。1997年,乔布斯重返濒临破产的苹果公司后开始重用艾维。艾维凭借为苹果设计包括iPhone、iMac在内的主力产品,将一度濒临破产的苹果,打造成美国首家市值破万亿美元的公司。艾维在苹果任职期间的最后一款产品,即6月初推出的Mac Pro。

除苹果产品以外,苹果公司新总部苹果园区的设计也是出于艾维之手。乔布斯最早于2011年提出要建立这个“宇宙飞船”式的大楼。艾维设计完成后,被《连线》杂志称为这是他和乔布斯的“最后一次合作”。

目前苹果还未找到艾维离开后合适的接班人。该公司仅在声明中指出,苹果工业设计副总裁埃文斯•汉基(Evans Hankey)和人机界面设计副总裁艾伦•戴伊(Alan Dye)将向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汇报工作,后者将花更多时间与设计团队一起工作。
《财富》对此毫不讳言,指出艾维的离职意味着苹果失去了“设计的灵魂”。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苹果向来不喜欢将鸡蛋放在一个笼子里

AV网6月27日消息  据外媒消息,苹果公司将ARM首席架构师Mike Filippo收入麾下。同时,ARM在向彭博社发出的一份声明中证实,菲利波已经离开该公司。苹果公司则尚未就此置评。
据菲利波在领英上的资料显示,他在ARM有十年的工作经验,担任过该公司的首席CPU架构师和首席系统架构师。在加入ARM之前,菲利波曾供职于AMD和英特尔。领英资料还显示,他已于5月加入苹果公司。

苹果向来不喜欢将鸡蛋放在一个笼子里,为了降低对英特尔的依赖,苹果早有在产品中采用ARM架构的计划,此次招贤纳士已经显露端倪了。
在聘用菲利波之前,苹果公司的首席半导体工程师杰拉德·威廉姆斯三世(Gerard Williams III)在担任平台架构高级总监9年后离职,他曾领导该公司用于iPhone和iPad的多代A系列处理器的开发工作。菲利波将可填补威廉姆斯三世的部分职责,将他在ARM累积的技术经验带给苹果公司的芯片研发部门。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2019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底色悲观”;下半年,我们应该“谨慎乐观”。

去年底,业内普遍分析,2019年全球手机市场将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一方面,需求逐步饱和,同质化严重等问题,依旧横亘在几乎所有厂商面前;另一方面,折叠屏和5G等新技术变量的出现,将会为全球手机市场带去更广袤的博弈空间。

如今2019悄然过半,许多权威分析机构的报告渐次出炉,它们也许能在一定范围内拨开浓雾,拼凑出一张全球智能手机行业的宏观图谱,你会发现,这里既有新秩序的勇猛逆袭,亦有旧秩序的固若金汤。

1

从全球视角俯瞰,整个手机市场的底色仍很悲观,整体销量低迷的现象依旧存在。

譬如Gartner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手机销量下滑,已从去年一季度的3.835亿部缩水至3.73亿部。似乎永远伫立在聚光灯下的苹果,第一季度销量也从去年的5410万台跌至今年的4460万台。

而谈及苹果,夹杂在中美摩擦的特殊时期,最惹眼的一个数据来自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他们在最新报告中称,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售价在600-800美元(约合人民币4100元-5500元)价格区间,华为已经超越苹果,市场份额达到了48%,远远超过了苹果的37%,且两者的差距还在进一步拉大。具体来说,Mate 20和Mate 20 Pro 128 GB这两款手机的销量已经超过了iPhone XR和iPhone 8系列。

当然,若论及超过800美元的售价区间,苹果依旧遥遥领先,市场份额达到了74%,但华为也追得很凶,其份额已从2018年的第一季度的2%,提升至现在的14%(2019年第一季度),具体来说,这是由Mate 20 Pro 256 GB,Mate 20 RS保时捷设计和Mate 20 Pro 256GB机型驱动的。

这种迅猛的增长势头缘何而来?答案不一而足,有产品层面,也有非产品层面,有理性层面,也有非理性层面,但至少在大众用户直觉里的“可感知度”上,iPhone似乎有些创新乏味。而将这种直觉转化为行动,就是iPhone用户转为华为的现象逐渐明显,之前极光大数据在报告中也指出,今年一季度iPhone转投华为手机的用户从之前的12.6%增加到16%(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市场),且转投比例仍在不断升高。

不过在我看来,说iPhone即将在中国一蹶不振,有些言过其实。iPhone的品牌光环虽稍有暗淡,却也依旧存在。一个佐证是,今年京东618手机销售排行中,有大量售价较低的产品进入前十,而受益于大幅降价的影响,iPhone XR和iPhone XS Max两款高价产品同样进入前十,某种意义上,这也从侧面印证,定价策略与用户预期之间的鸿沟,是苹果在中国销量下滑的最大原因之一。

当然,华为在高端机市场的增长,还有另一原因,很多之前三星旗舰用户转向了华为。这也再次引发人们对三星在中国的唱衰,但值得一提的是,大众更爱看整机战场的热闹,而在各产业链核心环节的局部战役上,行业常识这么多年都没有变,三星依旧有着很强的控制力。

就以屏幕为例。市场分析公司IHS Markit的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三星在屏幕市场仍处于霸主地位,售出了价值34亿美元的屏幕,占据总市场份额的40.2%,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三星出售了大量非旗舰智能手机的OLED面板——要知道,中端机才是真正走量的市场产品,今年不少公司开始尝试将屏下指纹技术“下放”到中端机,这也带动了OLED屏幕的需求猛增。

所以说,无论苹果还是三星,无论理性还是非理性的,他们身上那些被时光雕刻出来的夯实壁垒,短期内不会被轻易击溃。

2

回眸完全球市场,再来聚焦中国市场。

尤为令人欣喜的是,在全球市场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不断试水新技术方向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率先反弹。

中国信通院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4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达3653万部,同比增长6.7%,在连续5个月下降后实现了首次回升;5 月市场总体出货量3829.4 万部,同比增长1.2%。

但在不少人眼中,这种回升是短暂的窄幅波动,还是持续上扬的前奏,仍尚不清晰。毕竟所有人心知肚明,过去几年拉动手机市场增长的换机频率,移动互联网爆发和低线消费升级等行业红利依次下降,无论是性价比,还是营销噱头,都慢慢褪去了往日的威力——在新技术来临前,不该指望市场出现剧烈增长。

那新技术在哪?

一内一外,有两个现成的答案:5G和折叠屏。但在我看来,这二者不可相提并论。

先说折叠屏,作为保守主义者,我个人觉得折叠屏的时代意义尚不清晰,说下一个十年就是折叠的十年为时尚早,因为除了可以“折”,你很难看到它在功能创新层面有显著跃迁,相比于一次伟大变革的序曲,我更愿将其视作一次因“技术过剩”导致的插曲。

真正的确定性趋势还属5G,沉寂良久的的手机市场一直在盼望5G释放出换机诉求,2019年也将成为5G商用前最后的行业格局冲刺阶段(当然,5G与大众消费者的大规模相遇至少要到明年)。

但必须指出的是,遵循着过往网络技术迭代期的风起云涌,涉及5G的新博弈也将充满各种变量,5G手机商用背后,是新技术专利,产业整合力,运营商合作力的多维度考量,全方位和全渠道的“总体战”,将成为5G初期手机市场的必修课。

所以综合来看,对于2019下半年的手机市场,最理性的态度也许就是,谨慎客观。

冬天还没走,但我希望春天也不远了。

作者:李北辰,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

-END-




本文由李北辰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品种丰富的可穿戴产品日益走到台前,成为厂商们新的业绩增长点。

AV网(编辑:黄尘) 在智能手机增量发展难以为继的当下,可穿戴设备日益受到各大硬件厂商关注和青睐。伴随着5G驶入发展的快车道,品种丰富的可穿戴产品日益走到台前,成为厂商们新的业绩增长点。目前,可穿戴设备以手表手环类、头戴设备类和植入类产品为主。随着可穿戴设备功能的完善,低功耗芯片、柔性电路板等核心硬件技术的成熟,部分穿戴设备已经从概念产品变为现实,慢慢走进千家万户。
根据IDC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达到4960万台,同比增长55.2%。腕带可穿戴设备以63.2%的份额占据了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而耳配设备的增长最快(同比增长135.1%),占所有可穿戴设备的34.6%。目前来说,苹果依然保持了行业领先的市场份额,不过小米、华为和三星的同比增幅都超过了苹果。

大而不强的华米可穿戴设备:众星拱月
不得不说,近年来国产厂商在可穿戴产品市场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尤其小米华为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小米与华为占据全球该市场份额的第二和第三位,出货量分别为660万台和500万台。如果只看腕上设备,今年一季度苹果只能排在第二位,排第一位的是小米,其手腕穿戴设备出货量估计约为530万台,市场份额10.7%,比苹果9.3%略高。华为、Fitbit、三星紧随其后,分别出货390万台、290万台和200万台。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在本季度结束时,市场份额以超过282.2%的速度增长,可以说是可穿戴市场闯出的一匹黑马了。该公司在可穿戴设备市场上的进步与其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扩张直接相关,因为华为将其可穿戴产品作为手机的互补品销售,所以二者一荣俱荣。
虽然华为小米可穿戴设备的市场份额增速较快,但由于缺乏令人印象深刻的产品及设计,所以一直以来,销量不断攀升,却都是单价较低的手环和耳机在走量,产品一定程度上只能沦为手机销售的附庸,加上尚未成气候的生态建设,他们的可穿戴产品目前还难以独当一面。

独立又统一的苹果可穿戴产品:交相辉映
不久前,苹果CEO蒂姆·库克称公司的可穿戴设备部门现在已经是一家《财富》200强企业的规模。据IDC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苹果穿戴设备在全球出货1280万台,这些穿戴设备包括Apple Watch、AirPods及特定Beats耳机。
在整个市场中,苹果所占的份额达到25.8%,是第一大穿戴设备商。2018年一季度,苹果出货量约为860万台,今年一季度同比增长49.5%。虽然没有公布Apple Watch的具体销售数字,但苹果透露Apple Watch约有四分之三的销售额来自新用户,这表明其还拥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更值得一提的是火了近三年的Airpods,这个小玩意儿一开始是伴随着iPhone 7耳机孔被砍而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之后却凭借口碑,销量逐渐在真无线耳机里一骑绝尘。近日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发布了真无线耳机市场调查情况,iPhone凭借AirPods占据了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其后分别是三星、Jabra、BOSE、QCY。虽然三星超越了Jabra,是真无线耳机市场份额的亚军,但是跟苹果依旧相去甚远。
作为一款真无线耳机,Airpods兼顾了产品的功能性和便携性,即使塞入了更多的传感器及电池,相比其有线的Earpods也只是线柄稍粗了一点。充电盒的设计同样可圈可点,增强耳机续航的同时兼顾了耳机的收纳,十分轻巧。还有一点,由于采用了蓝牙加强及近场配对技术,Airpods可通过iCloud无缝连接各类苹果生态内的产品(通过蓝牙可支持安卓设备),在配对速度方面也很给力……如此种种,造就了Airpods独一无二的使用体验。
无独有偶,今年WWDC2019上Watch Os 6迎来了重大更新:Apple Watch有了独立的软件商店。Apple Watch的app下载已经不用再通过iPhone,在表端自身就可以进行下载使用了。另外,在不久前推送的Beta2系统,也可以通过手表端直接升级。
其实,在新系统发布以前,Apple Watch只是iPhone的一个配件,处处受iPhone掣肘。摆脱iPhone之后,表端独立性大大增强,不但不影响iOS生态,反而促进了苹果整体生态的多元共融。这是尚未脱胎于自家手机的华为小米之流的手表手环所不具备的优势。当用Apple Watch解锁Mac的时候,抑或是用Airpods在苹果的“三大件”无缝切换的节点,你会为苹果举重若轻的可穿戴生态体验所折服。

无论如何,打造令人过目难忘的产品是赢得销量的必要条件,其次是生态的营造。尤其是后者,不仅能增强产品的复购率,还能促进生态内其他产品的销售。苹果深谙其中之道,这一点其他硬件厂商无出其右。所以以华为小米为代表的国产可穿戴产品生产商现在还不能因为销量增幅上的大突破就沾沾自喜,毕竟,刨开销量,国产可穿戴产品的单价和利润都远不如苹果。想要打破苹果在可穿戴市场一家独大的局面,获得更多利润,国产厂商还是要稳扎稳打,把好产品和生态关,以待来日功成。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谷歌发言人周四宣布,该公司将正式放弃平板电脑业务,并取消两款尚未对外宣布的设备。

AV网6月22日消息(编辑|谭松):谷歌发言人周四宣布,该公司将正式放弃平板电脑业务,并取消两款尚未对外宣布的设备。

这位发言人表示:“就谷歌的第一方硬件业务而言,我们将专注于Chrome OS笔记本电脑,并将继续支持Pixel Slate。”被放弃业务的工作人员(约为20人)已于周三收到通知,其中多数人预计将会转到Pixelbook笔记本电脑团队。

据报道,被取消硬件的工作人员(约为20人)已于周三收到通知,其中多数人预计将会转到Pixelbook笔记本电脑团队。谷歌提到,被取消的两款产品都比12.3英寸版Slate小,原计划在2019年之后的某个时候同时推出。谷歌解释称,是质保问题导致这两款产品以及整个平板电脑项目被取消。

谷歌硬件业务负责人里克·奥斯特洛(Rick Osterloh)已经在Twitter上证实了这个消息。他写道:“这是真的!谷歌的硬件团队将专注于打造笔记本电脑,但毫无疑问,安卓与Chrome OS团队也将100%致力于与我们的合作伙伴长期合作,为市场的各个领域(消费者、企业、教育)开发平板电脑。”

此前谷歌内部有个硬件部门名为“Create”,负责开发和制造谷歌的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产品。今年三月,Create部门员工陆续接到裁员通知,其中有硬件工程师、技术经理和项目经理的人。消息人士称,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部门的项目已被取消,不过团队成员会在指示下于谷歌内部或Alphabet内寻找新的岗位。

-END-




本文由谭松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长此以往,会让企业滋生出“拿来主义”的不良心态

AV网6月20日消息(编辑:黄尘) 在昨日小米曝出宣传海报抄袭的消息之后,小米方面立即发布声明,承认该公司的确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了一名艺术家的作品,当做宣传图帮助推广其产品;并表示已经从官网上删除了这张海报,并且开除了相关设计师。小米还表示将强化公司内部审批艺术作品的流程,以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不久前,西班牙一些眼尖的媒体称小米的西班牙网站使用了3D艺术家彼得·塔卡(Peter Tarka)三件作品中的元素。塔卡宣称,他“百分之百肯定”小米用了他的作品,而且里面的元素看起来排列得相当清楚。显然,小米这次又侵权了。更糟糕的是,这起事件中涉及的一件作品是LG委托塔卡创作的,而LG是小米智能家居的竞争对手之一。
外媒称,虽然此前从未发生过如此明目张胆的事件,但小米有过直接拷贝他人作品的历史。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修改了苹果默认的Mac OS壁纸用作自家手机壁纸,并增加了日夜切换图像的功能。此外,小米2017年的笔记本产品看起来几乎和MacBook Pro一模一样。小米专卖店的风格也几乎与苹果直营店如出一辙,包括风格简约的白墙、照明系统以及木制的展示桌。

(上为苹果 Mac OS 壁纸,下为小米手机壁纸)

实际上,一家公司的原创设计,往往是其基因胎记似的标志物和活力所在,也是一种知识产权,更日渐成为区别于其他品牌的产品风格外化。在没有经过原创授权情况下任何形式的借鉴或抄袭,都是侵犯版权的做法。
诚然,借鉴抄袭省时省力,不失为一种捷径。选择已经被市场验证的成熟设计来借鉴抄袭,短期内靡费较少且获利巨大,可谓诱惑不小。但长此以往,会让企业滋生出“拿来主义”的不良心态,逐渐丧失原创设计的能力和动力,之后便沦入破窗效应,不仅难以在产品设计上有所突破,而且会动摇自家产品设计的一致性和独特性。
在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加剧、线上收入增速放缓、IoT业务尚未完全成气候的当下关口,小米仍无法完全摆脱手机公司的标签,加上智能手机销量锐减和毛利降低这两把利剑,相信如履薄冰的不止雷军及其核心团队成员,还有其一蹶不振的股价。
在5G鸿蒙初辟的试商用阶段内,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持续下滑已是不难预测的事实。随着年初OPPO旗下子品牌Realme、vivo旗下子品牌iQOO的发布,高性价比也不再是小米的独家制胜法宝。
再者,一度被小米引以为豪的互联网手机概念也跌下神坛。据赛诺2017年中国市场手机销售数据显示,荣耀以全年5450万台销量超越小米的5094万台销量,再次登顶中国互联网手机榜首。而其中销售额一项,荣耀更是以152亿元的差额,与第二名的小米拉开了相当的差距。


今天,创新乏力的小米选择将责任归咎于一名员工,并表示这起事件是由于“我们的审批程序失误”所致,试图轻描淡写甩掉抄袭的大锅;明天,或许我们就能看到小米再次掉队,不复当年勇。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