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Home / 分类:未分类

近来据多家外媒披露,不少科技媒体在拿到三星Galaxy Fold两天后手机屏幕开始出现故障。知名科技达人Marques Brownlee表示自己以为屏幕保护膜可以取下来,就从两块屏幕的中轴线开始撕扯,结果屏幕马上“嗡嗡作响并且彻底黑掉了”。

AV网(编辑:黄尘):自从三星和华为拿出折叠屏产品的那一刻,关于折叠屏能否成为手机进化趋势的讨论一直甚嚣尘上。目前,三星Galaxy Fold已在美国开启预订通道,从三星国内官网来看,国行版或将在近期开启预售,起售价若与美同步则会过万。
无巧不成书。近来据多家外媒披露,不少科技媒体在拿到三星Galaxy Fold两天后手机屏幕开始出现故障。知名科技达人Marques Brownlee表示自己以为屏幕保护膜可以取下来,就从两块屏幕的中轴线开始撕扯,结果屏幕马上“嗡嗡作响并且彻底黑掉了”。他因此警告其他消费者,这块薄膜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屏幕保护膜。
不只如此,据了解,CNBC和The Verge的测评人员是在没有取下过屏幕保护膜使用的,左侧和右侧屏幕的显示器还是分别出现了问题,比如两侧屏幕刷新率不一致。
The Verge的记者Dieter Bohn发现,他们的测评机中轴线的下部铰链出现了一个“小突起”,一开始触摸时感觉很坚硬,甚至小幅地扭曲了屏幕。最终,这处突起令屏幕损坏,打开手机后可以看到围绕着突起点,右侧显示器周围出现了白线。Bohn表示自己只是正常使用,不知道这个突起从何而来。

据悉,为了让Galaxy Fold能够实现自然顺畅地开合,三星在机身内部设计了一条带有多个联锁齿轮的复杂铰链,并对铰链结构的耐久度进行了十分严格的测试。前段时间,三星在发布Galaxy Fold手机时就表示,研发团队对Galaxy Fold进行了近20万次开合测试,相当于每秒开合一次,持续超过55个小时。就算在每天折叠100次的情况下,也能有5年的寿命。然而,官方说法与测评结果似乎南辕北辙。
对此,三星电子于今日回应称,揭下Galaxy Fold主屏保护膜可能导致屏幕损坏,将全面调查故障手机,确定问题根源。
由此可见一斑,虽然不少手机厂商都业已推出或准备推出折叠屏设备,但目前在诸方面依旧值得商榷。首先,折叠屏手机的铰链以及柔性屏技术尚未成熟,导致产品良率低,难以量产或只能小部分量产。其次,折叠屏手机的屏幕和电池容量难以权衡,续航问题和产品耐久性成疑,可能导致用户体验还不如现有手机。最后,折叠屏定价普遍高昂,用户势必小众,App后期适配很难跟上普通手机脚步,就愈发难以普及。

当然,产品的问题现在暴露出来其实是好事,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厂商着力解决问题,改善折叠屏设备使用体验提供了方向。
俗话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折叠屏设备的横空出世确实让人振奋,尤其在手机硬件创新乏力的今天,给了大家不小的视觉冲击。截至目前,三星华为已经试水,小米LG也跃跃欲试,就连苹果也有相关的专利图纸流出……巨头们都试图扼住折叠屏设备未来的脉搏,但距离产品大规模商业化铺货随之进入消费者的生活,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

失焦的魅族,想靠新机翻身有多难

2019年4月30日 | 未分类 | 没有评论

2009年,魅族M8发售,产品一上市就引发了轰动。不论是硬件设计还是软件体验,都堪称最接近iPhone气质的安卓手机,那是魅族的高光时刻。

AV网(编辑:黄尘):2009年,魅族M8发售,产品一上市就引发了轰动。不论是硬件设计还是软件体验,都堪称最接近iPhone气质的安卓手机,那是魅族的高光时刻。
转眼间到了2019年,手机行业增长乏力,头部效应越发明显,五家大厂商牢牢把持着大量市场份额。据IDC数据显示,受宏观经济增速下行,消费者换机周期拉长,碎片化智能终端分流等因素协同影响,2018全年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10%。与此同时,小厂商们举步维艰,过去一年中,锤子、金立、乐视、格力已经黯然退场,美图将手机业务出售给小米,努比亚连年亏损,中兴、联想手机已经被消费者淡忘。同样,曾经风光的魅族日子也不好过。
近日,魅族官网称将在本月23号发布新机,从目前曝光的配置参数来看,魅族16S在核心配置上和小米9以及OPPO Reno系列新机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该机的电池容量以及后置镜头配置却明显不如小米9以及OPPO Reno。
首先是相机,魅族16S并没有配备三摄,虽然搭载了索尼4800万像素的主摄和一颗2000万像素的副摄。但与对于动辄三摄的旗舰机市场,在不谈成像效果的情况下,消费者可能会更倾向于选择看起来更厉害的“三摄”。再者就是电池容量方面,如今手机的续航能力颇为消费者看重,在高端旗舰基本上四千毫安电池起步的当下,魅族16S的3540毫安同小米9的3300毫安半斤八两,还是OPPO Reno的4065毫安比较能打。

魅族缘何跌落凡尘

此前,魅族手机尚能跟与小米、荣耀和OV二厂一战。遥想国产智能手机刚刚起步之时,魅族凭借对苹果美学的偷师,在安卓手机市场独树一帜,赢得大批粉丝,而今却更显落寞,不仅经营状况欠佳,产品也逐渐背离当初“小而美”的品牌调性。根据IDC最新发布的2018年中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魅族手机售出了405百万台,仅占整个市场的1%,较2017年同比下降了79%。 
2016年,和高通公司的专利纠葛直接导致了魅族手机缺“芯”,虽有联发科救场,但是鉴于与高通处理器的性能差异,在使用体验上跟小米及OV逐渐拉开了差距。直到2017年,魅族又重新用上高通的处理器,但是手机品控下降,售后体验不佳,一时间,老魅友怨声载道,新用户狂骂不止,魅族手机的口碑江河日下。毕竟如今的魅族和小米、OV以及荣耀早已不在同一起点上,销量跌至百万台的魅族单机研发成本必然高于小米,在价格竞争上也没有优势。
还有其创始人黄章,在魅族成立初期,作为产品经理,一度被认为是乔布斯最好的学生,他在交互逻辑上的思考使得魅族的设计理念总是先人一步。但是,由于黄章对于人才重视程度不够,导致马麟等Flyme的核心成员出走,此后,Flyme再无惊艳之感,新功能亮点不多,核心功能bug重重。
原先,魅族的营销业务由副总裁李楠负责,黄章把李楠调去牵头子品牌魅蓝,杨柘出任CMO。
杨柘带来原TCL通信的营销团队,架空了原魅族营销团队,直接引发了2018年魅族最臭名昭著的内斗事件。虽然三个月后,杨柘低调离职,算是黄章给了愤慨的魅族员工和魅友一个交待。
但此时的魅族,已经是内外交困积重难返了。魅蓝的负责人李楠本来是魅族最懂营销的人,2017年的魅蓝广告语“青年良品”硬是拖着魅族度过了最难熬的一年。随后魅蓝产品线归并魅族,产品设计也经由黄章主导,加上不停地转变研发方向及营销手段,后期产品线也极其混乱,魅族及魅蓝逐渐泯然众人。

按照李楠的说法,线下专卖店一直是魅族的核心零售渠道。最高峰时,魅族线下专卖店数量达到2500家。不过,2016年开始,魅族线下专卖店大规模关闭。截止到目前,魅族线下专卖店已经只剩590家了。


新机困境依旧难解

魅族16S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群狼环伺的手机市场,还有魅族手机持续下滑的出货量导致的低市场占有率,以及前所未有的资金压力和溃不成军的线下渠道。
如果说魅族16最大的成功是以高性价比为魅族的喘息缓了口气,那么这将是一场无异于饮鸩止渴的豪赌。一旦上了性价比的船,那么就只能与高端之路渐行渐远。前几款产品的失利,使魅族倍感压力,对于高利润的渴求,一方面希望借助魅族16赢得的吆喝声略微涨价以期盈利;但另一方面, 追求性价比的消费者们尝到甜头,自然不乐意见到产品价格的上涨,由此投向魅族的竞品,新品再度失势,而困境犹在。 
从16s目前所披露的信息来看,其产品性能对于小米9来说并没有绝对的优势,渠道更是难以望OPPO项背。更遑论定价,在华米OV各价位段全覆盖的情况下,难以找到既能对消费者维持一定性价比,又可以保证适当盈利的切入口。

 

目前手机硬件发展遭遇瓶颈,技术创新门槛变高,差异化市场空间有限,加上经济下行压力,供应链的核心资源也加剧向大品牌倾斜,强者恒强,这也是市场发展的必然选择。魅族之前从未进入中国手机市场第一梯队,且现在出货量连年下跌,与第一梯队的华米OV差距也越来越大。
走了几年下坡路的魅族,正在通过停办“演唱会”节省开支、合并梳理产品线、创始人黄章复出、调整架构精简人员、引入国资并再次拥抱阿里等方式艰难求生。不久前,魅族实验机型Zero的“史上最寒酸发布会”以及会后迟迟无法完成的10万美元众筹,让魅族一度成为行业笑柄。
与此同时,黄章的魅族仍在在风雨飘摇中苦苦支撑,可预见的是,2019年,还会有更多中小品牌在天下已分的手机行业离场。或许魅族还有转圜之机,但时移世易,即使焦虑的黄章是乔布斯在世,乾坤已定,魅族也难再翻盘了。

-END-




本文由子橙投稿AV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向AV网投稿,请点击投稿按钮,详情请参阅《AV网投稿须知》。

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

难道你还没有关注?